蒋盼丽欢天喜地,为了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我还陪她去理发店吹了个小梨花。
    她长得比较娇小,烫上梨花就更可爱了,红色的裙子外面套了件牛角扣外套,很日系。
    我跟蒋盼丽一起出门,在后门口等周堇眠和他同学。
    远远走来两人,我和周堇眠都是一愣。
    他穿了件牛仔衬衫,外面套了件黑色外套,这件外套……跟我身上的一样。
    周堇眠身边那个男生,娃娃脸,但人很精神,一看就是很讨喜的类型。
    我看他在我们两之间来回打量,“情侣装呀。”
    我轻咳了一下,“你也穿巴黎世家啊。”
    周堇眠的眼看着有些慵懒,眼角弯弯,“证明咱两天生一对。”
    我们边聊边上路,这个男孩和蒋盼丽是一个地方的,是周堇眠隔壁宿舍的,计算机系,叫林深。
    条件很不错,父母都是政府单位的领导,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大学前就分了。
    吃完火锅,我跟周堇眠走在后面,让他两单独交流。
    看得出来,林深和蒋盼丽对互相的印象还不错。
    林深是那种比较被动的类型,蒋盼丽能说会道,而且情商很高,适当的时侯说什么话把握得很好。
    第一次吃饭,林深表现得比较谨慎,蒋盼丽没有像普通姑娘那样收着,反而大方地找话题,我能看出,走的时候,林深看她的眼神有火光。
    我胳膊肘推了推周堇眠,“你眼光很毒辣啊。”
    只不过见过蒋盼丽两次,就这么精准地给人找对象,这家伙以后不做红娘有些可惜了。
    周堇眠笑了笑,“女朋友吩咐的事哪敢不上心,这些都不算什么。”
    戏精上身,我发现周堇眠这人,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似乎……很喜欢黑色?”
    周堇眠这人,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只有脸白,脸还特白。
    他漆黑的瞳仁不是混沌的黑灰,而是宛如碧波中的一颗棋子,透亮的黑。
    周堇眠给我的感觉,就如同这双眼,有风,有雨,有云,也有雾。
    但是始终都是清醒的,做事情很有条理,思考问题也很清晰。
    周堇眠淡淡地笑,“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对色彩的感知力很弱,所以避免出丑,我都穿一个色。”
    哈??这个回答……把我惊呆了。
    谁能想到,风度翩翩帅气俊朗的财经系草……居然会说出这么个理由。
    我憋了憋脸色,“你是得弱到什么程度……才能所有衣服都是一身黑。”
    片刻,他才缓缓说,“……我几乎分不清颜色。”
    我惊,周堇眠这人有魔力,说出多奇怪的话都是一脸淡定,而且说得正儿八经,一点不会让你觉得他是个怪人。
    他皱了皱眉头,“你介意吗?”
    介意??并不啊,谁还没有缺点,况且,这也不算什么缺点。
    我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不算什么问题吧,而且,最主要的是,你穿黑色,挺酷,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他眉头一展,捉摸着我这句话,“很酷?……你,是在夸我?”
    我点头,“当然了,穿黑色的男生很多,但是你特别适合,你自己没发现吗?平时走在路上,总有女生偷偷看你。”
    他偏头看我,眼睛一亮,“有吗?你还会注意这个?”
    我脖子有点梗,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他误会了……
    我卡了一下,说道,“上次你给送手链,我就看到几个女孩偷偷回头看你。”
    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我问他,“你知道什么??”
    他眼里染着笑意,“你的视力比较好。”
    这有什么直接关联??
    并没有吧。
    #
    蒋盼丽和林深的好感果然被我猜中了。
    没隔几天,这小丫头片子就开始花枝招展了,还让我给她参考,穿什么比较好看。
    不仅如此,还拉着我去陪她做头发,因为陪她,我自己也一起烫了个头发。
    出来的时候,她烫了个蛋卷,我烫了个木马卷。
    陪她去见林深,周堇眠也在,看到我一愣。
    我有些不自在地拨弄了一下头发,“是不是有点怪?”
    他却肯定地说,“不会,我觉得……很好看,你很好看。”
    强调的这声“你”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蒋盼丽在那偷笑,林深轻咳,好像我和周堇眠,又发狗粮了。
    看着林深和蒋盼丽在前面边走边靠着说话,我推了推他,“我们要不撤了吧,这不需要电灯泡了呀。”
    他的脑袋凑过来,“你没看出来?林深有点紧张。”
    我把眼睛睁大了,“有吗?”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我紧张吗?”
    这话把我问的一愣,我摇摇头,“你干啥都特淡定。”
    他淡淡勾起唇角,“其实我特紧张。”
    嗯?难道学霸紧张的时候,都是面不改色?越紧张越面瘫?
    我看着他,多看了两眼,“那你演技也太好了,我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他笑了一下,“你是女孩子,你不懂。”
    又来了又来了,我发现男人啊,总是喜欢这样。
    林深和蒋盼丽拐进了游戏厅,正在那边抓娃娃,林深低头看着蒋盼丽抱着娃娃的脸,眼窝都醉了。
    我看不下去了,我拽着这个大木头赶紧闪到了旁边的男装店里,“他们现在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机,我们不能阻挡他们迸发火花。”
    周堇眠就淡淡地看着我,说了一个字,“好。”
    借着这个时机,我就想给他买点东西。
    挑了几件衣服,但总感觉差点什么。
    又拖着他去看别的,最后变成他陪我逛街。
    在一楼的角落里,我居然看到了Cire  Trudon的代购店。
    Cire  Trudon是香薰爱好者的终极梦想,是香薰最高级的代表。
    我给自己挑了个REGGIO,给周堇眠挑了SOLIS  REX。
    周堇眠只是在旁边看着我挑来挑去,偶尔我向他征求意见,他才会淡淡说一些。
    但是不妨碍我发现,这人品味还不错。
    付账的时候,收银小姐很自然地就看向了他。
    没想到,周堇眠掏钱包的速度那么快,差点又被抢了。
    我把银行卡递过去,“你好,刷我的吧,我男朋友过生日,我想给他买点东西。”
    收银小姐一愣,立刻接过,不忘多看了周堇眠几眼,“小姐和男朋友郎才女貌,真般配。”
    听我说“男朋友”,周堇眠的指尖一顿,转头看我,似乎眼里有什么东西化开了。
    我没来记得捕捉,只是顺口编的,不过就是说给外人听的,我没想那么多。
    周堇眠到底还是收下了我送他的那个香薰蜡烛,拎在他的手上,既好看又妥帖。
    我再一次为自己挑礼物的能力看到得意洋洋。
    他转头看我,“你……对着我傻笑?”
    我的笑还挂在脸上,凝了一下,“你看错了。”
    他淡淡地笑起来,“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这个味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放下心来,“你喜欢就好。”
    我和他逛了一大圈,又买了两个娃娃和几个笔记本这样的小玩意儿。
    林深和蒋盼丽才想起来找我们两,简直是见色忘友。
    周堇眠帮我抱着娃娃,手上还拎着好几个袋子,一丝不苟的样子看起来还有些滑稽。
    林深看着他,又看了我几眼,打趣道,“能让我们周师兄这么乖乖当苦力的,恐怕也只有小陈学妹了。”
    蒋盼丽在那啧啧赞叹,“你两真的是校园模范情侣,我都挑不出词儿来形容了,没一点毛病。”
    周堇眠似乎有被这些恭维取悦道,嘴角淡淡地弯起,“我和眠宝不过就是普通情侣,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我在一边附和道,“谈恋爱都是这样的,你们谈了就懂了。”
    朝着键盘里挤眉弄眼,她脸上一红,瞪了我一眼。
    我和周堇眠拎的东西不少,蒋盼丽和林深也是,所幸四个人分开走了,两个人一辆车,谁也不挤着谁。
    又给蒋盼丽和林深创造了一次机会。
    周堇眠坐在我旁边,黑发柔软,好像小孩子,都是绒毛,我都有些好奇摸上去的感觉。
    他捕捉到我的目光,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抿嘴笑,“没有,就是觉得……你有点反差萌。”
    他一愣,“反差……萌?”
    我点头,“明明给人的印象很高冷,但是说话做事又特别细致,周到,外表很酷,但是内心……很温柔。”
    他咀嚼着我的话,突然问我,“你怎么看出……我很温柔?”
    我想了想,“你帮我拎东西,还帮我抱娃娃,还帮我的舍友介绍男朋友,还……”
    还对我……很温柔。
    他看着我,静静看着我,“怎么不说了?”
    我抱紧了手里的娃娃,“反正我就是看得出来。”
    他扯开嘴角,长叹了一口,“幸好,我还怕……你会觉得我很冷漠。”
    我转过脸看他,“为什么这么说?”
    他抬手压了压太阳穴,指尖玉润,压住了青筋揉捏着,“以前……总有女生说我看着很冷漠,不好靠近。”
    其实……如果不是他主动接近我,我也会觉得周堇眠有些冷漠,因为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
    程西晨是将所有的情绪都放在脸上,但是你不知道哪些是真的。
    周堇眠是将所有的情绪都放在心里,让人会忽略他内心的脆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