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游湖

    司机将车开到人烟稀少的山间草地,周围荒芜人家,江晚灵都懵了,以为自己被拐卖了。
    午饭是在保姆车上解决的,几个工作人员从另一辆加长车上直接抬下一辆餐车,话不多,态度谦卑服务周到,看样子跟了他很久了。
    小鞠带着手套,托着托盘底部,慢慢布餐。餐食冷餐为主,精致有型,更具美味,关山月瞥了一眼没什么意见。
    他平时坐在那软趴趴,吃饭时仪态却极好,也不多讲话,吃完擦擦嘴角,才赏眼看向江晚灵。
    “你是我直接聘用,到时直接来公司就好,小鞠会安排你,名片给我。”
    江晚灵赶紧写好自己的姓名电话,递上去时有一丝犹豫,自己功底尚浅,主要还是想涉及特效妆的,几个月后还要跟沉念慈出国,会不会冲突啊……而且也没跟沉念慈商量,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
    “怎么?不是你自己说想要在不同的面孔上练习的吗?”
    “可是,我没跟沉先生商量呢,俗话说,一仆不侍二主。”
    “哟,你觉悟还挺高的嘛。”关山月笑着挑眉,直觉得这丫头说话有趣。
    “如果你实在担心,我亲自打给他?”
    “不用不用,我还是回去跟他商量下吧。”
    “啊呀,那好吧,公司的影视基地正缺人呢,几部戏都在加紧拍摄收尾了,还想着让你去体验体验。”
    你不要诱惑我……
    “给你按时薪,这个数,怎么样?”
    他晃着手指比划了一下。
    “嗯……我还是要回去跟他打个招呼。”
    “啧,麻烦,好吧好吧,真是的。”
    关山月闷闷的,自顾自的开始宽衣,脱掉大袖衫,摘了发冠和发绳,长发倾泻而下。
    “睡会儿。”
    我去……发质真好……
    关山月仅着中衣躺倒在真皮座椅上闭上眼,小鞠连忙调高的空调的温度,拾起关山月随手丢的衣服和配件,收拾放好。
    “小姐,您也可以放平座椅休息下。”
    江晚灵摇摇手拒绝小鞠的好意,笑着道谢,指了指自己的发型。她头上裹了发包,带了珠钗,一会儿醒了再收拾还要耽误大家时间,索性不睡了。
    一位看上去比她年长的女性在车外招手轻声叫她,她轻手轻脚的下车。
    “小姑娘,来,来躺椅上休息,脖子部位有垫高,压不到头发,这会儿阳光正好,盖着毛毯不会冷的。”
    “谢谢您,真是太麻烦您了。”
    江晚灵连忙道谢,在热情姐姐的搀扶下上了躺椅。
    “别客气别客气,我姓周,听说明天关爷的妆你接替我啊?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女儿病了我正着急呢,一会儿跟你们回市里我就赶紧回S市了。”
    “啊没事,周姐,您别放在心上。”
    “我一会儿把小包留给你,里面有一次性医用手套,你化妆时记得戴,化妆刷和海绵用完丢掉就好,明天关爷选的是白色的汉服,款式跟今天的差不多。”
    还要带手套…是有洁癖吗…这么多计较……
    “好的,我会记着的。”
    周姐把她说的小包包放到她的拉杆箱上,就说不打扰她了,让她午休。
    江晚灵一觉醒来,太阳都要落山了,发现身上又多加了一床毛毯。
    拉开虚掩的车门,关山月已经打理好仪表,恢复一派翩翩公子的模样。只是这位公子……翘着腿,晃着红酒杯,正在看节目,看她露头觑了他一眼。
    “啧,睡得跟猪一样,叫都叫不醒。”
    “骗人!我睡眠可浅了!”
    江晚灵不客气的上车坐到他旁边的座椅上,看着面前的大电视屏幕,关山月看似随手换了节目,无聊的切换着。
    “从吃完午饭睡到晚饭时间,沉念慈也受得了你。”
    “要你管,真的是,看着年轻,果然是老气横秋。”
    关山月瞪起一双美目:“你这丫头,说谁老?”
    “您不老您不老,那还不是被叫叔叔。”小声嘟囔。
    “那是辈分高,我看着难道不比他们年轻?”
    “倒是……看着略年轻几岁……”
    关山月满意的昂昂下巴。
    “走吧,回市里。”
    小鞠下车帮他们关好车门,换到旁边的车上,车子又开始发动。
    “呀,周姐还在前面车上吗?”
    关山月白了她一眼:“早送下山打车走了,等你醒,孩子都出院了。”
    “……”
    估摸行驶了有一会,江晚灵拉开窗帘看看,天黑的很快,她果然睡太久了……
    “关先生,我们去哪?”
    “你有安排?”关山月还是那副没骨头的样子,左手半握撑着下巴,掀着眼帘风情万种的看着她……
    奇怪……她为什么会用风情万种这样的词……
    “听说晚上的古街特别好看,我想去逛逛。”
    关山月恹恹的想了想,不搭腔。
    “要不……麻烦您送我去古街?您把酒店地址告诉我,明天一早我过去找您。”
    “那不成,我白等你一下午啊?”
    江晚灵想想,是有点不仗义。
    “要不,您跟我一起逛逛?咱们晚饭也在那里解决?我请你!”江晚灵拍拍胸口。
    “街上东西能吃吗?”
    关山月一脸认真的询问,没什么腌臜意味,哦不对,应该说是很真诚的讽刺着。
    “……当然能了,要不大街上的人都怎么活啊。”
    关山月翻个白眼,不点头也不摇头。
    “那……我也愿意请你吃别的啊,咱俩这打扮,你说去哪吃,都不合适啊。”
    “我合适,你合不合适是你的事。”
    江晚灵一脸黑线,甚至有点想报幕,下面有请关山月关老师给大家来段绕口令……
    两个人正纠结不下,车停了,正巧是古街牌坊外。
    “走走走,到都到了,别磨蹭啦。”
    江晚灵率先拉开车门,去拉关山月的衣袖,男人嫌恶的一皱眉躲开了。
    白天你拉我不是拉的挺起劲儿的嘛……这会儿又怎么了……
    江晚灵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蹦跳着朝着古街入口去。
    “关爷?是直接去河道边还是?”
    “罢了,随那丫头吧,让他们别跟着了,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关山月下车,拂了拂衣摆的尘,漫步朝江晚灵的方向走去。
    晚上的人也很多,花灯遍布,映照着一对对古装男女。古街上的小餐馆几乎都满满的,江晚灵在路边买着梅花糕,关山月悄然来到她身边。
    “吃不吃?”
    关山月略带嫌弃的轻摇头,路边的东西……还不知道过了几手……她也真敢吃……
    江晚灵吃着梅花糕垫着肚子,走走拍拍,路过一家连锁的甜水店,招呼关山月进去。
    “我上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吃这家连锁的小点心,虾饺做的特别好吃,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关山月垂目看看座椅,皱着眉坐下,环视一周。
    “你就请我吃这个?”
    江晚灵白眼快翻到后脑勺了,“顺时随俗好不好,大不了回S市,我再请你吃饭嘛。”
    关山月懒懒的看着菜单,越看眉越皱,说请人吃饭,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江晚灵望着墙上的餐单。
    “你好,两份虾饺皇,牛肉饭一份咱们两个分开吃,咖喱鱼蛋两份,小笼包,糯米鸡,还有黑糯米甜品这一排,还有这几个都来一份,双皮奶要两碗。”
    “你真的是猪吧。”
    服务员拿着餐单掩面偷笑,走了。
    “关先生,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好歹等人家走远了你再说啊。”
    “我有说错吗?”
    “这里量很小的好不好,我们两个人,都不一定够。”
    “我不吃,你自己吃就好。”
    江晚灵不以为意,等到都端上来,先拍个照,给家里的叁大只发过去,然后就准备享受美食。
    拿着公筷每一种都往关山月盘子里放一点,她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神颜男子。
    “关先生,既然堕入凡尘呢,就要食人间烟火,快,尝尝,你就算再嫌弃,虾饺总可以吃吧?蒸的,刚刚高温消完毒。”
    关山月嫌恶的看着盘内的东西,没有动手的意思。
    江晚灵懒得管他了,也理解,生长环境不同嘛,他不吃就算了,自己慢慢吃。
    关山月看江晚灵一口一个的把剩下的虾饺一个个解决,黑着脸还是一口没动。
    一个人的战斗力有限,江晚灵把剩下便携小甜品打包到一个小盒子,关山月受完了刑一样的赶紧起身拉着她走了。
    穿梭人群,领着她来到河梯边,小鞠早就等在那里。
    河边停着一支花灯篷船,关山月率先上了船,小鞠接了江晚灵一把。
    走进棚内,关山月跏趺而坐,对着站着的江晚灵招招手,示意她坐对面。
    矮机上有温好的酒,这下她倒真有点与世家公子游湖同饮的感觉了。
    “人太多了,掩盖了橹声,倒少了几分意味。”
    关山月斜倚在对面,长马尾直坠在身后,慵懒又迷人,拿着酒杯翻看:“会喝酒吗?”
    她不知道自己酒量在哪,总之不会两杯倒,以前跟同学聚会,大家都很有分寸,没喝醉过。
    “会一点。”
    小鞠给江晚灵添了一杯,她端起放到嘴边轻呷一口,黄酒入口酒香四溢,温和舒适,夜晚风凉,她虽穿了保暖衣,还是有点冷,这酒下肚倒是暖心暖胃。
    夜色渐浓,小镇上空燃起烟火,一双双男女期盼的最后的节目终于上演了,江晚灵也掀开船帘看着上空。
    一朵朵烟花炸开,伴着一声声喝彩与欢呼,摇橹声寻着间歇和着水声巡在耳畔。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
    江晚灵声音不大,加上周围喧嚣的掩盖,原只是有感而发不作他想,却不想一字不落转进关山月的耳里。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箫再叹。”
    关山月随口接上,声色婉转,虽孤独之意尽显,但江晚灵脸上笑意更胜。
    “愿用我叁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关山月闻言抬眼看向对面的女孩儿,本想嗤笑几句,入目的红影打断即将出口的讽刺之言。
    古城上空的漫天烟火他没看,他从不在意这些表面绚烂的东西,但她带着笑意满眼烟花的样子,比烟花本身更让人着迷。
    ********
    最后的诗词出处于《聊斋志异》~
    蒲老先生教给我,只要车速够快,节操就追不上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