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一章 觉醒

    撤离深渊城的途中,许正年看着抱着尸体伤心欲绝痛哭的母亲,亦是一脸惨然。
    在这被带走的途中,他从母亲嘴里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事实并非外界看到的那样,什么许雄杀了他亲生父亲、霸占了父亲的产业还霸占了他母亲。
    他母亲和原配在一起的时候,就暗中和许雄搞在了一块,母亲那时就怀上了许雄的骨肉,就是他。
    许雄之所以要杀他认为的父亲,是因为他那个父亲已经怀疑到了母亲和许雄的关系,许雄只好铤而走险以绝后患。
    之所以暂时不告诉他真相,首先如同母亲所言,按照仙界律令,许雄还不到结婚生育的年纪,这事没办法公开。
    另就是,那段偷情导致的珠胎暗结并非什么光彩事,母亲也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告知。
    而他抱着为父报仇之心,居然杀了自己真正的亲生父亲。
    他一路的茫然,多年积聚在胸膛里的仇恨烟消云散了,脑子里渐渐一片空白。
    接应的人,脸色也很难看,把上面交代的事情给办砸了,接应的正主居然死了。
    他们也没想到策划的好好的紧急撤离居然能出这种漏子,许雄的儿子居然出卖了许雄还把许雄给杀了。
    然而不管怎么样,他们也不能把许正年给怎么样,连同尸体和许雄的夫人都要继续带走……
    林渊和燕莺已经出现在了风声鹤唳的仙都街头,是凭着燕莺的隐身术跟着仙庭调集来的人马一起从传送阵进入的封锁的仙都。
    没办法,因为灵山一群人不肯走。
    灵山一群人不肯走都是其次的,关键是睡奴不肯走。
    睡奴不肯走也就罢了,问题是陆红嫣无法带走龙师遗存在沧海阁的那些典籍。
    那些典籍,他是不能让其落在仙宫手上的,必须要给弄走,所以他亲自来了。
    他不亲自来,外人很难从睡奴手上把睡奴守护的东西给带走。
    突然见林渊止步,好一会儿才睁开了双眼,神色反应不对劲,眼神中甚至闪过了悲痛,燕莺试探着问道“怎么了?”
    林渊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接到了许雄的接应情况。
    许雄的义子居然出卖了许雄,还把许雄给杀了!
    问题的关键是,许雄的义子竟然是许雄的亲生儿子,而许雄的儿子弑父前居然不知道许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结果闹出了人伦惨剧。
    遇上这样的事,他又能说什么?
    他快速摸出了传讯符,心中有股恨,恨不得命人杀了许正年,恨不得将许正年给千刀万剐。
    然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许正年想为父报仇,有错吗?
    许正年是许雄的儿子,目前已知的许雄的唯一骨血,他总不能让许雄断后吧?
    许雄已经走了,估计许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他杀了自己的儿子。
    只能说,许雄没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实则这世上家事难办的又岂止一个许雄。
    让林渊感到自责的是,不管许雄是不是出意外死了,他若不让许雄撤离的话,至少许雄暂时不会出这样的意外。
    最终还是仰天一声叹,使了传讯符,让人好生安顿那母子两个,他没办法为许雄报仇杀许正年。
    回头,林渊和燕莺紧急赶到灵山周围一带时,发现已经无法进入灵山。
    灵山已经被仙庭大军给团团包围了,并设下了禁制布置,想用遁地那套进出灵山不被发现已经不可能了。
    同时,仙庭人马还在对灵山周围进行大规模的清场,免得大战伤及大量无辜民众,逼得民众抛家舍业向仙都一角集中……
    万妖帝宫内,传送阵冲天毫光起又落,天武的身形出现在了传送阵内,大步走出。
    “帝君。”守卫行礼。
    妖王南彩也在等候,见到欠身行礼后,急问“听说化妖池出事了,怎么回事?”
    天武没回,挥手招来一名将领,冷冷道“去,将那个叫叶子的贱人和那个什么车墨给烹了,见者有份,分食了。”
    将领愣了一下,确认了天武的眼神后,方赶紧拱手领命,“是。”
    转身挥手带了人去执行。
    对这些妖修来说,吃人这事不算什么稀奇事,就像有些修士杀了妖修,见了妖修原形也会有人忍不住烹饪了尝尝滋味,道理是一样的,屠宰了后就是一份食物……
    “虹!”车墨又怼在了侍女叶子跟前。
    没别的,找侍女叶子要人,要聂虹。
    原因也简单,自从剑胎元神和车墨的肉身融合成功过后,他就没有和聂虹分开这么久过。
    于是就一直找聂虹,这里又不能让他在万妖帝宫到处乱跑,叶子怎么安抚都没用,车墨的意识中也知道她和聂虹经常在一起,因而始终缠着叶子要聂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