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怎么解释呢

    走在回家的路上,佐助几次欲言又止,眼看快到了族地,他才说道“哥哥,对不起!”
    鼬没有情绪的说道“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你能代表村子晋级第三场考试,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
    佐助阴着脸低下了头。
    在考试中被君麻吕和白几度逼入绝境就不提了,毕竟刚才君麻吕躺在病床上的惨状,让他心底好受了许多,对音忍的怨气也统统消散了。
    可被雾隐的麒麟偷袭,以及被一个默默无闻的草忍吊打,这就令他难以释怀了。
    特别是那个羞辱过他的草忍,更是令他无比的难堪,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当时的他的确是产生过求饶的念头。
    而每每回想到那一刻想要求饶的自己,他就羞愧难当,觉得自己辜负了宇智波一族的威名。而在所有晋级第三场考试的考生中,他也是最狼狈的那几个之一,完全没有展现出一个宇智波天才该有的威风。
    这种种因素累积在一起,令佐助没有丝毫晋级的喜悦。
    看着神情低落的佐助,鼬很想宽慰一下他。
    因为哪怕以最严苛的标准去要求佐助,佐助今天的表现也是无可指摘的,但考虑到日向镜的安排,以及刺激佐助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计划,他只得狠下心故意说道“败在一个草忍手里虽然很丢人,但你也不要太过懊恼,我会替你向父亲解释的。”
    佐助立刻露出了孩子的一面,急切的问道“父亲大人会原谅我吗?”
    鼬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力打消父亲对你那不切实际的期盼的!”
    佐助顿时一脸沮丧。
    他本打算在中忍考试中打败迪达拉,从迪达拉的口中打探到神组织的情报,为父亲夺回被神组织抢走的万花筒写轮眼的,却没曾想败在了区区一个草忍的手里。
    回到了大宅后,不论是父亲富岳,还是母亲美琴,都故意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一身是伤,疲惫不堪的佐助强忍着情绪,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佐助那无比沮丧,消沉的背影,美琴幽幽叹了口气“哎,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
    富岳双手抱胸,一脸沉凝“作为我的儿子,这是他必须背负的命运!”
    他其实也很心疼佐助,但有过险些灭族经历的他明白,实力才是生存的根本,只有让佐助觉醒万花筒写轮眼,进而获得瞳力永不枯竭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才是真正对佐助好。
    美琴感叹道“希望佐助能尽快觉醒万花筒写轮眼吧!”
    富岳这时对鼬问道“五代那边有什么新的安排吗?”
    鼬躬身答道“火影大人晚上会约见我,如果有什么新的指示,我会立刻转告您的!”
    富岳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佐助真的被一个草忍打败了?”
    ………
    木叶村一处偏僻无人的练习场中。
    卡卡西缓缓结印,轻喝道“雷切!”
    霎时,在一阵‘滋滋’声中,他的右手上闪烁起了耀眼的电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