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是不是有病啊?

    稳了!
    慕远心头满是喜悦。
    他觉得这位小姐姐肯定不是为了看风景,毕竟那么小的窗口,看出去全是白茫茫的云朵,有啥好看的?
    看来人长的帅还是有优势的……
    坐下后,慕远迅速扫视了一圈,心中却是一突,他发现那大叔正好坐在自己旁边,中间就隔了一个过道。
    要是大叔就这样安稳地坐着,那自然没什么。
    可这大叔脑袋一直转向这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算怎么回事?
    关键是他还重点关注着自己的手,难道这大叔有恋手癖?
    不寒而栗、瑟瑟发抖……
    慕远只好不去看大叔的眼神,脑袋端端正正地靠在座椅上。
    很快,飞机缓缓启动,在跑道上遛了几圈后就扑腾扑腾地冲向了高空。
    待飞机平稳后,慕远又偷偷扫了一眼大叔,结果发现对方还是在死死地盯着他。
    “算了,你爱看就看吧!难道还能看到我的系统界面不成?”
    慕远默默地念叨了一句,这才打开系统界面。
    目前慕远积攒的侠义值高达107点,这还是因为自己老爸被揍的那个案子的嫌疑人还没有归案,如果这群人被抓回来,自己的侠义值肯定还能涨一波——虽然肯定不如自己亲自参与抓捕来得多,但终归也是一笔收入不是?
    其实对于老爸被打这个事情,慕远内心也挺想完全参与到案件的侦办中的,毕竟别人把人抓回来,与自己抓回来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好比自己被甲打了一拳,然后甲又被乙打了一拳,是不是自己心里就能平和了?肯定不可能的。
    但考虑到老爸的关系,慕远只好在给出了足够的提醒之后,便不再掺和这个案子。
    更何况,这个案子老爸是受害者,按照回避原则,自己是不能参与到案件的侦办中的。
    另一方面,慕远也想借机验证一下,自己在只关键性线索的情况下破获的案件,所得到的侠义值能有多少。
    这也算是提前做好数据测算吧,毕竟,按照现在这种情形发展下去,未来自己还能不能亲自参与抓捕谁也说不准。
    能提前把底细摸清楚,也就能先期做好规划,避免到时候做了错误的决定。
    就在慕远做足了准备快要抽卡的时候,那悦耳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这位老哥,你坐得这么端正干嘛?你是军人吗?”
    慕远呼吸为之一滞,我为什么坐得这么端正你不知道吗?
    当然,慕远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他就觉得那个“老”字很刺耳……
    “大姐,我们年龄应该差不多吧?”慕远弱弱地应了一句。
    小姐姐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还真有趣!还从来没人叫我大姐呢,挺新鲜。”
    慕远扭头看了她一眼,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是做什么的?真是军人?”
    “不是!我是警察。”
    “哇!原来是警察叔叔。”
    慕远||
    小姐姐却是一扭身,热情满满地问道“你是西华市上班吗?”
    “嗯!”慕远应道。
    “今天是星期二耶,你们警察不用上班的吗?呃……对了,你该不会是去办案的吧?”小姐姐一脸好奇地问道。
    慕远觉得这小姐姐很适合当警察。
    不过他还没说话,坐在另一边的大叔嚷嚷了一句“丫头,现在骗子很多的。”
    慕远转过头去,见那大叔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大叔,你身体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慕远认真地问道。
    大叔脸一黑,问道“小伙子,你想打人还是咋的?现在的年轻人,就这么没素质?”
    慕远顿时翻了个白眼,这哪是大叔啊,简直就是大爷!还是喜欢碰瓷的大爷!
    他也没打算与一个中老年人一般见识,回过头来便不打算再理会。
    “别理我爸!他这人就这样。”旁边的小姐姐娇俏地说了一句,“什么事都喜欢管东管西的。”
    慕远迅速回头看了大叔一眼,又看向小姐姐,问道“你爸……是不是有病啊?”
    小姐姐一听就不乐意了,瞪眼道“你说什么呢!”
    慕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没说出来。
    倒是他那句话却也被大叔给听到了,原本还觉得自己插不进嘴呢,一听这话,差点没蹦起来“小伙子,你怎么能骂人呢?”
    慕远表示不想说话,脑袋往座椅上一靠,眼睛一闭,爱咋地咋地……
    大叔见此情景,也就不闹了。
    闭上眼睛的慕远感觉世界就此安静,他再次打开系统界面,准备抽卡。
    这一刻慕远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心情并不是很美丽,都是被那大叔给气的。
    不过这毕竟只是细节,慕远决定还是好好地抽次卡……
    他的念头正要点在十连抽上,忽然旁边一声惊呼。
    “喂!喂!你怎么了?”
    这是从右边传来的。
    紧接着左边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啊……爸!爸……”
    “让让!快让让!”
    慕远就算反应再慢,也知道情况不对了,连忙睁开眼睛,却见坐在自己内侧的小姐姐都快表演跳山羊的动作了……
    “等等,我让。”慕远一边快速起身,一边说道。
    他的动作确实够快,脑子里反应却是慢了半拍,等到小姐姐手脚并用地从里面挤出来,他总算明白事情哪儿不对了。
    慕远连忙看向那位与自己杠上了的大叔,却见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斜靠在座椅上一动不动。
    坐在大叔内侧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子,他一只手撑着大叔倾斜的身体,一只手不断地轻拍着,想要把他叫醒。
    可大叔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姐姐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晃动着大叔的身体“爸!爸!你醒醒!你可千万别有事。对了,药!……”
    说着,小姐姐就要起身打开飞机上方的行李架。
    慕远连忙阻止了她,问道“你爸是不是有心脏病?”
    小姐姐已经彻底慌了,一听慕远问起,立刻说道“有冠心病。”
    “快点把他放下,平躺!”慕远当即说道。
    这时,两位空乘小姐姐听到客舱中的喧闹声,也都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一看这情况,她们虽然慌乱,但毕竟经过专业的培训,看到大叔这种情况,其中一个立刻直起腰,大声道“请问乘客中有没有医生?有乘客昏迷……”
    慕远大声说道“我不是医生,但我会心肺复苏。你们先让开,我先把病人放平!”
    其他人早就慌了神,慕远那镇定的声音让大伙儿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范义通不知何时也挤到了旁边,一脸懵逼地看着慕远。
    见他已经解开那位大叔的安全带,正要将其平放在地面上,忍不住问道“远哥,你……行不行啊?”
    慕远斜了他一眼,表示不想理他。
    由小姐姐帮忙扶着脑袋,慕远顺利地将大叔平放在地上。
    然后,慕远跪于大叔身侧,迅速俯下身子,侧耳听了听,然后就见他举起拳头,朝着大叔的胸口位置敲击了几次。
    咚咚咚几声,旁人看得心也是猛跳。
    特别是范义通,感觉自己心脏都是悬着的!
    “远哥,你轻点啊!”
    他之前就了解过慕远的情况,自然也知道慕远手上的力量有多大。
    慕远此刻那有心情理他?敲击过后再次在对方胸口处倾听了一阵,然后又开始敲击……
    小姐姐——也就是病人的女儿此刻已经六神无主,只能焦急不安地看着慕远有条不紊的动作。
    两位空乘小姐姐一边将围过来看热闹的人疏散开,一边继续询问着有没有人是医生。
    虽然慕远已经说过自己会心肺复苏,但他毕竟不是医生不是?
    心肺复苏,谁不会?这技术在简单的培训之后就能发一个证,但实际效果又会如何呢?
    所以,还是找正经医生稳妥一些。
    可是一番询问,飞机上别说医生了,连个护士都没有。
    这其实也很正常,毕竟飞机上也就两百来号人,这个人数中没有医护人员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位空乘小姐姐维持着现场的秩序,另一位空乘小姐姐则匆忙向机组汇报。
    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不足两分钟。
    一番敲击之后,慕远没有从病人身上听到该有的反馈,眉头微微一皱,也不犹豫,直接开始胸腔按压……
    “怎么样呢?我爸怎么样呢?”小姐姐嘴里不断地嘟囔着,眼中满是慌乱。
    慕远的按压一直在持续,频率恒定而又有力。
    半分钟……一分钟……
    周围除了小姐姐焦急的踱着步子之外,其他人都出奇的安静。
    大伙儿的心都悬着呢。
    虽然新闻里经常报道某某昏迷或者心脏骤停,被人通过现场急救捡回了一条生命,似乎觉得这种情况并不危险,只要有懂得急救的人在场,把人救回来并不难。
    可实际上大伙儿都清楚,新闻里报道的幸运儿只是个例,死亡才是常态。
    在国内,一年有超过三百万因心脏骤停而死亡的人,而获得救援并成功活下来的,只有这个数的1左右。
    在场的这些人中,除了小姐姐之外,最担心的却是范义通了。
    他是警察,自然知道这时候他们应该挺身而出,可他同样也在担心,万一慕远的施救没能起到作用,他会不会被讹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