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三十八章 双双殉命

    刘孙曹家中。
    他的老婆还正在被窝偷偷的哭泣。
    因为刘孙曹走了,她才从偷偷的哭泣转变为嗷嗷大哭。
    在此期间,她想了很多。
    她觉得刘孙曹似乎是不爱自己。
    整天都以事业为重。
    就连自己的生日这一天,也会因为事业而随时抽身离去,可见自己对于他,是有多么的不重要。
    这一刻,她开始想要离婚。
    但是离婚之后,自己还剩下了什么?
    ……
    车库。
    “你给我站住!”
    刘孙曹大喝一声,继续往前冲,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是酒劲突然一股脑上脑了,脑袋晕晕涨涨的,眼前的路顿时一花。
    这可是关键时刻,刘孙曹绝对不会让自己犯糊涂,就索性扇了自己一耳光,一耳光不行,再来一耳光,两耳光,这下子可算是清醒了许多,眼前的路也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戴南冠朝他一笑,而后转身,慢悠悠的朝着旁边的另一个出口走去。
    “你别跑!”
    刘孙曹立即跑动起来,朝着他追过去。
    刚跑到车库的中央,戴南冠就已经走到了出口的滑梯上。
    不是因为跑的不快,而是因为地面上有着大量的水i渍。
    而就在此时,戴南冠转身,从裤i兜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啪!”
    大拇指一弹,打火机的盖就脆然升起。
    “喂,老不死的,天天抓我你烦不烦啊?”戴南冠开口说话了,指着自己的脑壳,“老子脑袋上有肿瘤,身体里还有两颗肿瘤,明明都是个将死之人了,可还不是活下来了?”
    “这叫什么?这叫老天眷顾!这叫命不该绝!”
    “我戴南冠,便是天选之子!”
    “只要我戴南冠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天,那就没有任何人能杀得了我!”
    “更何况是你这个区区老头子!身披瘦骨如柴的皮囊,注定不是我的对手!”
    “所以在你临死之前,请问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大家都说反派死于话多,可戴南冠偏不信邪,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说了一堆的废话。
    刘孙曹听了之后,举起了枪“遗言?如果今天真的会出现遗言的话,那么应该是你吧?只要我刘孙曹还活着,我就绝对不会让你从我眼前逃走!”
    “是吗?那你就试试看。”
    ……
    老婆缓缓坐在床边,将刘孙曹买好的门票拿了出来。
    然后,
    撕得粉碎。
    当然,刘孙曹进来的时候可不止买了一张门票,还有一束极为鲜艳的红玫瑰。
    送玫瑰是一件俗不可耐的事情,所以刘孙曹只是把红玫瑰悄悄的放在了柜台上,并没有告诉她。
    但是现在,
    老婆看见了。
    她缓缓的拿起玫瑰,一手高举着,就那么高高的,远远的望着。
    又一手摘下一片玫瑰花瓣,含进嘴里,咀嚼,品味,含着泪也要咽下去。
    而后又摘下一片花瓣,继续吃。
    速度似乎变得快了。
    而后又两片,三片,四片。
    最终抓掉了一大把的花瓣,全都塞进了嘴里。
    ……
    “那你就试试看啊。”
    戴南冠也不墨迹了,直接按下了打火机,而后朝着刘孙曹的方向扔了过去。
    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刘孙曹还没有来得及开i枪,就听见耳畔传来一声轰声爆响。
    “轰轰轰!”
    “轰轰轰!”
    爆i炸的声音顿时传来,火光四起,猩i红弥漫,大火从地面直接升腾到了天花板,瞬间充斥在了整个车库。
    车库里所有的车,全部被引i爆。
    “轰隆隆!”
    “轰隆隆!”
    沉重的车辆全部被掀飞,炸裂,两边的玻璃碎成大片的透i明散布于空,与火光纠缠在一起,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又殉烂,又刺眼。
    ……
    家中。
    老婆的泪也流干了。
    刘孙曹送的花瓣也吃完了。
    也就剩下了桌前的一把刀子。
    老婆纤细的手,拿起这把刀,只是觉得这刀,如果不拿来自杀,那还真的是可惜。
    “此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
    “刘队!刘队!”
    车库外,几名人员匆匆赶到了,就在准备进入车库里的一瞬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爆i炸的声音,震彻天地。
    就连他们也感受到了脚下的大地似乎在震颤,身体一阵摇晃。
    他们想冲进去,可是一股无边的气浪顿时从车库内席卷而出。
    “哗啦啦!”
    “哗啦啦!”
    巨i大的滔天热i浪纵横袭来,随之扩散整个半空,冲击在人们的脸庞。
    原本流下的汗,也瞬间蒸发,消失于无形。
    甚至还有几个与刘孙曹关系不错的队友,眼角的泪也瞬间蒸发了。
    ……
    “什么?”
    “怎么回事?慢点说!”
    “老刘牺牲了?”
    白起在电话那旁一听,满满的揪心,双眼通红。
    “我马上赶过去!”
    白起连忙带队冲向车库,发现消防车已经在开始熄火了。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似。
    和前几天霞姐遇害的场景差不多。
    同样是爆i炸,同样是当自己走到现场的时候,消防车正在紧急救援。
    每一次,自己都不在场。
    每一次,自己都是来晚的那个人。
    每一次,都是身边的人离自己而去。
    种种的感慨和不舍全都挂在白起脸上,让他一时间,不知所措,看着眼前的大火依旧没有浇灭的势头,他也奋不顾身的喊着其他人,一起找水来救火。
    白起带着大家返往百米之外的局里,连忙用盆装水,而后一路颠簸,水所剩无几,但还是全都扑在了车库里的无边大火之中。
    纵然这滴水之盆,浇灭不了涌泉之火,白起也在一路返回,一路奔波,不知疲倦的泼水。
    只是为了尽快看到一个结果火被熄灭。
    ……
    大火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大火终于扑灭了。
    但是里面还是浓烟滚滚,呛得够呛,白起等人只能带着面罩走了进去,除了发现一地的黑渣,其他什么都不剩。
    这也就意味着,刘孙曹尸骨无存,以及车库里的车辆全都化成灰烬。
    “老刘……”
    白起不禁哽咽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电话前,他还千叮万嘱,说他喝了酒,一定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找犯人。
    可是他还是孤身一人的去了。
    而且这一去,一去不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