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二章 双方会谈

    所以说,景夜这个人啊,不愧是自己挑选出来的卧底,办事能力和效率就是杠杠滴。
    白起暗暗夸赞了景夜一口,就收回心来,继续向着戴天的事情。
    从大巴车里的便衣给自己反馈到的信息,可以得出,按照戴天的行程,大概还有六个小时就要到家了。
    回家之后,他就会待在家里,这个时候便衣也不可能紧紧跟随在他的身边了,只能门外守候,以及监听他家里所有的通讯设备。
    所以等戴天回家之后,工作就更加紧张了,必须让下面的手下们严阵以待才行。
    “全体都有,打起一百分精神来,继续监听,另外今晚早点买晚饭,和家里人说一声,今晚我们继续监听。”白起命令道。
    “收到。”
    旁边的人员打着哈欠,重新振作起来。“报告白队,我能不能先回家一趟?”刘孙曹上前一步,请示道。
    “怎么了?有很重要的事情吗?”白起问。
    “这个……也不是太严重的事情,但是也算很严重,就是我经常不在家里过夜,老婆一直唠叨我,我都习惯了,可是今天是她的生日,我问她生日礼物想要什么,她什么也不要,说想要我今晚陪她一个晚上,我就答应了。”
    刘孙曹一脸无奈,“白队,做个好男人,还要做个好警i察,可真的好难啊。”
    “恩,没事的,你就先回家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我们看着就好了。”白起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了,白队我最爱你了!木嘛!”
    来自中年直男的钢铁飞吻,而后打着电话,欢快离去,“嘿,老婆!我马上就到家啦!猜猜看,我要给你买什么生日礼物了?”
    “哎呀,我不是说不用买吗?有你陪在我身边,就够啦。”
    “买买买,必须要买,之前你不是想要那个什么无与伦比演唱会的门票吗?我现在就给你买!”
    “哎呀,老公你都不知道,门票早都卖完啦。”
    “这有什么,这天底下还能有难得住你老公的事情吗?你就一百个放心好啦。”
    “那好吧,我在家里等你。”
    十分钟后。
    “哎呀,老婆,我可能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怎么回事?堵车啦?”
    “哎呀不是,就是局里出事情了,我得赶紧马上回去。”
    “说好的给我过生日,就这么连个面还没见着,就要走了?”老婆的声音显得很难过。
    “老婆,对不起,明天我给你补上就是啦。”
    “刘孙曹,你这个大混蛋!你今晚要是不回来,我就跟你离婚!”
    “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美妙你个大头鬼啊!离婚!滚蛋!”
    本来是想要给老婆一个惊喜的,但没想到老婆竟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直接闹出了离婚的条件。
    这下子可玩大了啊。
    回家了还得好好的哄哄她才是,虽然哄女人比哄女孩还要麻烦。
    毕竟年轻的女孩都处于一个青春的阶段,都觉得自己是个小公主,对于浪漫的事情,还是比较向往的,所以随便哄一哄,一般她的小脾气就下去了。
    但是女人就不同了,她们已经过了浪漫的年纪,对于一份感情很认真,想要几句情话就随随便便的敷衍过去,那就有点难了,但最后还是可以哄下去的。
    又是十分钟。
    回到家后。
    刘孙曹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争取不让老婆察觉到他回来了。
    他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着一张门票,悄悄的来到卧室。
    此时,老婆正依靠在床头上刷着朋友圈,还不时的叹着气,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
    “老婆,我回来啦!”
    刘孙曹突然一声大喊,吓了老婆一跳。
    老婆扭头一看,竟然是老公回来了!
    之前的悲愤顷刻间消失,乌云又转晴了!
    “老公!”
    “啊~老婆,要抱抱。”
    刘孙曹飞奔而来,一下子扑倒了老婆。
    “老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一番恩爱后,刘孙曹将门票给拿了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口当口当口当口当!”
    “哎呀,老公,这票不是已经卖完了吗?你怎么买到的?”
    “那肯定是从黄i牛的手里买的啊。”刘孙曹对着老婆一阵眉飞色舞。
    “啊……黄i牛?那肯定要加钱的吧?”
    “那是自然的,原价1080,我可是花了整整五千块钱呢!”
    “啊……竟然这么贵,老公你傻啊,这么贵你还买?这可是你一个月的工资呢!你个败家子!”老婆敲了敲他的脑壳,恨铁不成钢。
    “这不是为了老婆开心嘛,只要老婆开心,钱算什么?钱没了可以再挣,那你要是不开心了,我就该跪搓衣板了。”
    “嘿嘿,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老婆!”
    又是一番恩爱。
    尽管还没有到晚上,但是两个人好久都没有这么在一起过了。
    这种难舍难分的情感再次涌现,让他们都有点迫不及待了,直接熄灯,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与时间赛跑,与森林赛跑,与惊涛骇浪赛跑。
    ……
    此时。
    如家酒店。
    窗户旁边,刚洗完澡的景晨悠闲的躺在椅子上,刷着小蓝书。
    只见屏幕上面有几张神似网红的美颜神图。
    下面还配着一行文字
    “打卡一次孤儿下午茶,又是一个人来喝下午茶,性价比比较高才100不到,位置在中医药大学地铁站走700米这样就到了,进酒店大堂就是,甜点味道还行一个人的量也比较多,都吃不完,酒店的服务生也挺有耐心帮忙拍个照,还是比较赞的——以叶清大酒店。”
    看起来,
    这就是一个美少女纯粹分享喝茶,住店的心得。
    其实不然。
    100,就是价钱。
    以叶清大酒店,就是地点。
    有了价钱,又有了地点,那下一步只要你付款,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恩,不错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朕今晚就翻你的牌!”
    景晨立即私聊她,问“美女,那个下午茶,真的一百块钱不到吗?”
    “是呀是呀,不到一百呢,小哥哥快来喝茶呀。”
    确认价格后,就给她转账了。
    景晨立即穿好衣服,梳了头,喷了喷香水,就朝着指定地点前去了。
    ……
    以叶清大酒店。
    “其实啊,我挺佩服有的女生虽然经历起起伏伏,有时需要卑躬屈膝,做事吞吞吐吐,有时需要经受沉重的压力打击,在各种环境下扮演不同的职业角色。”
    看着眼前的老师,一会换成护士装,一会换成白领装,一会又换成动漫里的女仆装,景晨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句。
    ……
    而这边。
    燕城监狱。
    景夜已经调查出了一个最新的结果。
    在会员名单里,其中一个人,在本地区的来头也不小。
    龚言锡。
    和林渊一样,也是个老板。
    同时龚言锡的身份也有很多。
    首先是古董店的老板,又是清i趣店的老板,又是台球店的老板,同时还是个多个希望小学的慈善商。
    在网上,还能够搜索到他的各种大爱无私捐献的事迹,以及和当地校长的各个合影,可谓是名垂千古,青史留名。
    当然,
    这并不是景夜选择他的原因。
    而是因为在这群人之中,龚言锡和林渊打过交道的次数比较多。
    虽然并不能够肯定面粉集团和林渊有什么重要的联系。
    但既然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已经集中在了林渊身上,那么只要继续加把劲了。
    林渊和面粉集团的联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林渊有钱。
    像天使一号这样的高价,在这个圈子里是很难买到的。
    一般的老板根本出不起这个价钱。
    而林渊混迹于各个地方,深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所以敢买,敢花,敢赌。
    景夜知道,
    光凭借着林羡鱼去给景晨推波助澜,以达到林渊信任的地步,这样的话效果并不能达到百分之百。
    一方面让景晨继续,一方面自己这边也会对林渊有所行动,两者双管齐下,方能事半功倍。
    所以龚言锡就是景夜看上的目标。
    如果能够和龚言锡的关系搞好,那么或多或少,都可以知道有关于林渊身边的消息。
    当然,
    选择龚言锡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至于这个原因,那就说来话长了。
    因为景夜考虑到自己离职之后,就要和圈子的人打交道了。
    但是为了这一步行动,为了万无一失,自己还是要在此之前必须彻查一下典狱长以及楚云飞才行。
    毕竟楚云飞之前的嫌疑很大,而典狱长和他的关系,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了,如此根深蒂固的关系,令人想不怀疑都难。
    于是景夜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将楚云飞的一些资料全部过目一遍,而后在自己的脑海中开始飞速整合,过滤,运转,最后得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逻辑。
    那就是楚云飞和典狱长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两个人在囚犯的身上,似乎在持续赚着不透i明的灰i色收入。
    楚云飞出身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
    三年前5月份的时候,他的母亲卧病在床,为了手术,耗费了大量的资金,甚至还能看到楚云飞在银行账本上的各种流水,详细收支一目了然。
    然而6月份的时候,流水就多了起来,而且普遍都是大额的数据。
    从这个资金来源来看,是来自于一份与银行合作的小型消费金i融公司。
    似乎看起来,楚云飞这是在贷。
    但其实不然。
    景夜仔细查找了一下,发现这家公司附近,有一家超市。
    而这家超市的老板,他和龚言锡的联系非常密切,光是一个月的通讯记录,就有起码二十次,几乎是每天都在联系,这就有点可疑了。
    所以通过楚云飞的所有数据整合起来看,可以大概的得出一个判断
    那就是楚云飞,典狱长和龚言锡有着交易上的往来。
    龚言锡这里为高级会员,所享受的待遇,乃是一般人根本享受不到的。
    他坐在狱中,每天的资金却是越来越多,景夜就觉得这个感觉,就像是在坐享其成,什么都不用做,钱就到手了。
    这种躺赢的感觉真好啊。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龚言锡给楚云飞转账的这一些资金来源,到底是不是来历不明?到底是不是来自于灰i色地i带?楚云飞和龚言锡之间到底在交易一些什么东西?他们两个人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
    还有这个协议,是不是和典狱长有关?
    如果有关,那么这个资金链可就大了去了。
    越想,这些问题就越大,景夜的头也就越大。
    所以这些问题有待考证,但是目前景夜还没有找到有关的线索。
    这就更加让人头疼了。
    总不可能这样坐以待毙,让证据自己出来吧?
    但尽管这只是一番推测,并没有充足的证据,景夜也怀着胜券在握的决心,和楚云飞打了个电话,准备见面一谈。
    他觉得,
    有时候并不需要现实化的证据。
    想要最直接的证据,直接去找当事人不就好了?
    证据是没有思想的,但起码人是活的,只要行动起来,一切皆有可能。
    于是景夜立即拨打了楚云飞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
    那边传来了楚云飞的关切问候“哎呦,景科长,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竟然给我这个卑微的属下打电话了?难道神通广大的景科长,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我来解决吗?如果景科长有麻烦了,您尽管开口,属下一定尽心尽力,为您效忠。”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闲着没事,想和下属们谈谈心。”
    “啊?谈心?”
    “是啊,今天我们不谈工作,只谈诗和远方,就不知楚科长现在有空没有啊?”
    “有空,当然有空,我现在去哪找您呢?”
    “就监狱后面的那座旅游景点吧。”
    “恩,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
    燕城监狱后方。
    这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山。
    但起码算得上是层i峦叠翠,鸟语花香,空气极其清新。
    偶尔还能够看到几个路人上山而来,下山而去。
    但一半以上的,都是一些小年轻,小情侣,可见这个地方比较适合约会。
    更适合谈一些重要的事情。
    比如不想被人听到的。
    ……
    二十分钟后。
    两辆黑色的轿车如约而至,互相停靠在了山下。
    景夜和楚云飞两人同时从车里走了出来,并向彼此走近。
    景夜目光温柔,敛藏寒意。
    楚云飞眼带笑意,暗藏杀气。
    书客居阅读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