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手足相残

    倡导核心价值观,弘扬社会主旋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

    白起同意了,对此根本无法反驳。

    “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么就按照我说的来吧。”

    景夜说完,就转身前往拘留所,见到了景晨。

    景晨惊喜过望,大喊道“哥!哥!你是来救我的吗?嘿,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来救我的,我什么都没有做,明明是被人给陷害的!”

    “你错了,我不是来救你的。”景夜一脸严肃,断绝了景晨的希望。

    景晨一听,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哥,你怎么了啊?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你为什么不救我啊!”

    “你要相信我,我打他们完全是正当防卫,是他们先群殴我的!”

    “还有那个什么项链,我从来都没有动过贪心,那是不义之财,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会偷取那种东西呢?”

    景晨连忙解释,景夜只是面无表情的递给了他一份判决执行单,“你看看吧,人证物证俱在,这边的结果已经下来了,得判你个一两年的,所以你就不要解释什么了。”

    随后,景夜又朝着旁边负责看守的警员说道“这位同志,请你打开门,我要带他转移到燕城监狱。”

    警员确认了之后,这才开门,允许放行。

    此时,景晨的双手戴着手铐,穿橘红色的囚衣走出了拘留所,门口正停着一辆黑色的狱车。

    “上去吧。”

    “哥,你就这么忍心看着我蹲号子?”景晨回头,想要再从景夜的眼神当中看到一丝的希冀。

    但景夜还是无情将他推进了车里“少废话。”

    景晨十分的不解,明明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可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冰冷的如同陌生人一样。

    哥到底怎么了?

    难道他只相信人证物证,不相信我这个亲弟弟?

    难道这么多年浓于血的亲情,还抵不过别人的一个诬陷吗?

    哥哥一点都不相信自己,还非得要把自己送往燕城市第一监狱不可!

    自己的解释,没有丝毫的卵用,为什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景晨绝望了,原本笑容满面的他如坠冰窟,狱车关上门的那一刻,车里是无尽的黑暗。

    ……

    地铁站。

    李云龙环顾四周,发现地铁里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了任何人。

    老刘去哪了?

    那个鸭舌帽男子去哪了?

    他赶紧下来,给刘孙曹打电话,电话接通了。

    “老刘,你现在在哪?他人呢?”李云龙赶紧问。

    “老李,你怎么才跟我打电话,人都跑了!”刘孙曹跑不动了,只能半弯着腰,扶着腿不停喘气,“我都快一把老骨头了,现在却要追一个年轻人,真是累的够呛啊。”

    “啊……我刚才有事耽误了,俺老李跟你赔礼道歉,但是你现在在哪?”李云龙迫不及待的问。

    “就在那个a出口,旁边十字路口的地方。”

    “哦行,我马上赶过去,你等我。”

    李云龙立即撒开了膀子飞飙起来,而身后的楚云飞负手而立,眼带笑意。

    旁边很快走来了一群穿着黑色便衣的男人,其中一个走上前来,朝着楚云飞鞠躬问道“科长,您刚才找我们来,有什么吩咐?”

    “前往a出口,在十字路口的地方,去找两个老刑警,他们都戴着耳麦,如果他们有困难的话,就过去支援。”

    “可……他们的事情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要你去做,你就去做,哪有这么多的废话!”楚云飞威严一怒,喝道。

    “好的,我这就去办。”

    说完后,这群人就立即冲了过去。

    楚云飞经过对比,看到这群人比李云龙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

    十字路口。

    李云龙匆匆赶来,来到刘孙曹的身边后,同样也喘i气不止。

    “他人了?一个大活人,还被我们两个人跟丢了不成?”李云龙气不打一处来。

    “老李,他往那个方向跑去了,虽然我们两个老男人跑不过他,但我提前通知了附近的其他兄弟,他们正在往这边集合呢,一旦有情况,肯定会向我们汇报的。”

    “那行,就等着吧,反正我也累的不行。”

    “你就这体质,以后还怎么找老婆?还是多锻炼锻炼身体吧。”

    “嘿,这是一个概念吗?”

    “怎么不是,你想要找个好老婆,首先不得让自己的健康上去吗?”

    “自从警校后来到这里,天天出警哪有空锻炼啊,不过我觉得我老当益壮,呸……我一点都不老,我晚上还敷面膜呢。”

    “哈哈哈……老李,你这可真够女人味的,还敷起了面膜,要不你拍个自拍,给我们大家乐乐?”

    “我那是养生,你懂个屁!”

    李云龙吵吵了一句,又转移到了鸭舌帽男子的这个话题上,“不过我觉得我们两个男的竟然跟丢了人,回去了,白队肯定得教训我们一顿呢。”

    “这有啥?你老李的脸皮多厚啊,简直比城墙还厚,你还怕白队的几句教训不成?要不这样吧,也把我的这份责任给我扛了吧,我谢谢你了老李,改天我请你喝酒,还是茅台的那种!”

    “行行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李云龙眼睛眯着,贱i贱的笑着,“只要有酒喝,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嘿嘿。”

    耳麦响了。

    是附近的兄弟传来的声音“报告,没有发现目标,没有发现目标。”

    ……

    局里。

    白起办公室。

    刘孙曹和李云龙并排站在一起,等待着白起的训斥。

    果不其然,

    下一秒,期待的画面如约而至。

    “什么?没有发现目标?你们是怎么搞的?”

    白起雷霆一怒,当头棒喝,“老李,不是我说你,我是念在你从警几年,有资历有经验的份上才让你跟踪你呢,而且还给你派了一个得力助手,可是你们呢,竟然把人跟丢了?”

    刘孙曹的右手拍了拍李云龙,李云龙则是立即想起了喝酒这事。

    他就自告奋勇,承认了罪过“报告白队!是我无能,此时跟老刘无关!”

    “当时是这样的,到了地铁的最后一站后,老刘就肚子痛先去厕所了,而我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开始老眼昏花起来。”

    “跟着跟着,结果发现我跟错了人!跟成了一个和那鸭舌帽男子有着差不多的长i腿小姑娘身上去了!你看我这眼睛,真的是年纪越大,这视力越来越不行了呢。”

    李云龙开始胡编乱造起来,只是为了能够喝到上好的茅台。

    而就在此时,燕城监狱打来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刑警支队吗……哦,是这样的,我们的楚云飞楚科长,已经帮助你们抓到了那个鸭舌帽男子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