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主动的孤月

    岳青的性格,一向是傲上而不凌下,不过他安慰人的时候,也不是很多。
    聂赤凤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多谢岳真人的夸奖。”
    岳青看向冯君,沉声发问,“你把我招过来匹配,是需要我做什么呢?”
    “这个倒没有,”冯君笑着回答,“就是验证一些猜想。”
    关于你匹配度比我低的事实,还是不要说了吧。
    等到岳青离开,冯君才向聂赤凤提起,“你拿来的这本混沌坎离秘法,并不是最好的神念又又修功法……起码对你而言不是最好的……”
    聂赤凤听完之后表示,“我们赤凤的混沌坎离秘法,是非常根本的神魂功法,不是随便什么功法,都能冠以“混沌”二字的,所以太清的坎离问道真解,我觉得最多是个补充……”
    “没错,”冯君点点头,“根本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所以带一些指向性,对个体的修者来说,才会是最合适的,不过太清的坎离问道真解,我觉得还得你去商量购买。”
    “我去?”聂赤凤的脸色,顿时苦得不能再苦,“能提升几个百分点?”
    “五个百分点,”冯君张开一只手掌,“这种功法,也只有你们四派之间可以协商。”
    五个百分点……聂赤凤无语地抿一抿嘴,这么高的百分点,是她无法抗拒的,但是去跟太清商量购买功法,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更别说买的还是一本神念又又修的功法。
    所以她犹豫一下发问,“你怎么知道,这本功法最合适呢?”
    “推演出来的,”冯君很随意地回答,“这本功法未必是最合适的,但却是我见过的十几本坎离之术的功法里,最合适叠加在你身上的。”
    聂赤凤沉吟片刻,低着头发话,“我不去买这功法,要去你去!”
    神马?冯君的眉头一扬,他能想到她是害羞了,但是他肯定不能答应,“太清不可能轻易卖给我这种功法的,而且……我只是帮你推演功法,没责任帮你采购。”
    聂赤凤还是低着头,却是连脖颈都红了,她也并不解释,只是抬手指一指桌上的替魂人偶——我送给你个很好的东西呀,还能使用两次呢。
    冯君翻一翻眼皮,无语了,这个道理……还真的很强大。
    本来他还想说,这是我帮忙推演的报酬,但是事实上,此前她给过他破禁符,还让出了笼生折扇,付出的代价也不少了,甚至刚才他帮她推演完之后,还搭车推演了一下混元吞天功。
    所以他叹口气,“我还说,会一对双子果,这也是能帮助提高抱丹几率的。”
    “双子果?”聂赤凤依旧不好意思抬头,但是问话已经很娴熟了,“提升百分之几?”
    冯君沉声回答,“百分之七。”
    聂赤凤再次无语了,双子果肯定比太清的秘术便宜,但是能提高七个百分点,肯定比五个百分点更重要,冯君愿意双子果,也相当不容易了——这东西是有价无市的。
    她迟疑一下表态,“你这对双子果,我可以花钱买下来,我有灵石……很多。”
    聂赤凤是真不差钱,一个拥有很多破禁符,以及替魂人偶的主儿,怎么可能差灵石?
    冯君笑了起来,“我现在只收中灵,你知道的……你有中灵吗?”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让聂赤凤出钱买这个?毕竟双方神念又又修对他也有好处,他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付出?
    而且这双子果,是双方各服用一颗,不是全给对方的。
    果不其然,聂赤凤苦笑一声,“中灵……年轻时候还有过一些,后来基本全出手了,现在我总共百十来块中灵,还不在身上。”
    冯君想的一点也没错,她年轻时候想着抱丹,当然要积攒中灵,然后发现抱丹不成,希望越来越渺茫,手上就算有中灵,也会随手使用出去。
    “那就别说了,”冯君一摆手,不容置疑地发话,“双子果,你我各一颗,至于太清的坎离问道真解……我先去问一问吧。”
    冯君本来想先去找孔紫伊打听一下,因为他觉得孤月不太好打交道,但是转念一想,跟一个坤修谈坎离之术,实在有点不像样子,所以索性去找于袍上人。
    “坎离问道真解……”于袍沉吟一下,为难地表示,“这门秘法我没学过,不过它是本派三百六十套基础术法中的一种,我估计……起码得找九峰主才能商量一二。”
    九峰主的话……素淼真人倒也是峰主,不过冯君想一想,“这事儿合适找紫霞峰主吗?”
    “怎么不合适?”于袍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你是说存在又又修的部分?那只是一小部分,不用刻意看重吧?”
    “咦?”冯君这次是真的奇怪了,“又又修只是一小部分?”
    “对呀,”浴袍点点头,“这个秘术主要是神念修炼呀……哦,我也没看过,说不定你说得对,那还是去找孤月真人吧。”
    冯君是真心不想去找孤月真人,但是找素淼真的不是很合适——除非季不胜还在,有可能请他帮着问一问,不过以不胜真人和素淼那种欢喜冤家的感觉,恐怕找他也未必合适。
    所以冯君还是硬着头皮去找孤月真人了。
    孤月真人对冯君也是有点小芥蒂——还是因为两万中灵喊价的事,总觉得他有点不给面子,见他求过来,就很干脆地摇头,“这门功法是基础功法之一,买是不可能的。”
    冯君有点无奈,但还是继续问,“怎么才能得到它呢?”
    “太清弟子,是要做门派任务,或者晋阶奖励,能得到它,”孤月真人一本正经地回答,“至于你嘛,这我得问一问……不过提前声明,你就算得到它,也只能自己修炼,严禁传播。”
    这个要求不算苛刻,就像大佬得到的炼制妖兽的法门,那也是自己能学,不许传播。
    但是冯君觉得,不让传播就没意思了,他的眉头皱一皱,“怎么样才能允许传播?”
    孤月闻言笑了起来,“这个要求还真的难以办到……你买这个来做什么?如果你真想要一份好的神念修炼之法,赤凤的混沌坎离秘法,比太清的还好。”
    这话说得没错,但是他也没安什么好心,坎离问道真解只是太清的基础术法,但是混沌坎离秘法,却是赤凤的核心秘术,冯君想要得到它,需要付出更多的东西。
    冯君也懒得对他隐瞒,很直接地表示,“我买这套功法,主要就是对赤凤的混沌坎离秘法进行改良,那套秘法我能弄到手……但还是需要你这一套。”
    这可不是吹牛,聂赤凤说了,如果他肯帮忙改良秘法,只要她做证明,这套秘法给他琢磨,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毕竟他的目的,是想帮着赤凤催生金丹。
    至于说秘法允许不允许冯君自用?肯定可以自用的——毕竟是又又修的功法,他也是使用者之一,至于说是否允许他传播,这个可以再商议。
    当然,秘法改良之后,聂赤凤也未必一定能抱丹成功,不过毕竟是尝试过了,将来赤凤其他弟子也能使用改良过的秘法,所以赤凤不会介意冯君学走这套功法。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聂赤凤抱丹失败,赤凤派十有八九会冯君禁止传播这秘法。
    孤月真人听得眼睛却是一亮,“你要帮赤凤改良功法……为什么?”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要是别人说,帮赤凤改良核心秘法,他估计能一口啐到对方脸上,但是冯君这么说的话,他都不会考虑失败的可能性,只是想知道缘由。
    “因为赤凤的秘法,是根本性的,”冯君并不怕对方知道详情——估计对方比他还清楚这一点,“我是想针对单个修者,搞出一套指向性的秘法来。”
    “咦,这个可以考虑呀,”孤月的眼睛一亮,“那你做呗,搞出来的改良秘法,给我太清也来一套就行了。”
    “这我哪里能做得了主?”冯君一翻眼皮,没好气地发话,“真人你也说了,你那只是基础秘法,而赤凤的是核心秘法,这俩的权重能一样吗?”
    然而这时候,孤月的自豪感又迸发了——或者说是歧视链,“基础秘法就怎么了?我们是太清派,而对方只是赤凤派,能一样吗?”
    “得,当我没问,”冯君打算走人了,没办法,这种语境怎么可能谈得下去?
    “别啊,”孤月真人主动留客,态度非常热情,“你能改良功法……这事儿你该早说啊,我太清也有功法需要改良,要不这样,你帮太清也改一改功法?”
    “如果你能做到,你要的这个坎离问道真解,可以卖断给你的门派,你想怎么用都可以,别传给其他不相干的门派就行……这事儿我还得跟执掌打个招呼,不过应该没问题。”。
    “别介,”冯君摇摇头,他来得本来就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结果除了帮赤凤推演,还要帮太清推演,他图了啥啦?“我让赤凤来跟你沟通,有什么事你们两家商量。”
    (更新到,召唤保底月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