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薄先生!》正文 第2018章 愚蠢的手段 月底

    “我还不够安分吗?我真的成全你们,黎墨,我刚刚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一定不会再缠着你们……”
    “你安分个屁!”黎墨完全不想听她现在任何有关什么“成全”和“离婚”的话题。
    “要结婚的是你,说要离婚的还是你,你把我当什么了?!耍我玩儿吗?”
    许清知咬着唇看着他,整个人似乎也冷静了下来。
    “我错了好吗?!我不该留下孩子,不该利用孩子嫁给你,不该跑出去好让奶奶和妈有机会为难莫晓娜,所以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
    “你……”
    “你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话!”
    许清知现在根本无法用平常的心情去对待黎墨,他的话,她现在也同样一句都不想多听。
    除了更多的往她的心上戳刀子,他还能说出什么巧妙的话来!
    “我不我不我偏不,我们离婚,离了婚你以后就再也不会听到我说话了……”
    黎墨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你再说一遍!”
    “我们离……唔……”
    离婚两个字根本没有机会说出来,黎墨一个俯身,便将许清知的话全部吞了下去!
    许清知瞠大了眸子,愣怔两秒后,她突然又挣扎起来。
    “放开……”
    黎墨单手摁住她的双手,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压下来的吻格外用力,千方百计想要弄疼她,带着浓烈的气愤甚至恨意。网首发
    他的蛮狠和粗鲁,让许清知心中更是酸涩。
    是啊,都是她的错。
    是她当初非要嫁给他,他当初说过不要,不要孩子,也不会要她,他说他们注定这辈子都不该有交集。
    她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以至于同学一场,甚至当初关系还算不错,再见面,他居然对她说出那样狠绝残忍的话来。
    可她最后还是一头撞上了南墙,选择嫁给了他。
    所以婚后她独自一个人守着这栋空房子,承受来自各路的讽刺和挖苦,她都默默承担着。
    没有资格去跟人哭诉她到底有多委屈,甚至她连伤心和难过都觉得没资格。
    黎墨这两天住在家里,跟她一起睡,一起吃,甚至陪着她一起产检,一起游泳,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场期盼已久的救赎。
    她没空去想过去这个男人到底给了自己多少难堪和痛苦,她只想把握当下,把握难得而来的幸福。
    然而,幸福太难了。
    她连真正得到都没有,又何曾说起“把握”二字。
    黎墨总能有千百种方法,将她的心刺的鲜血淋漓。
    既然尝试过,努力并不能得到她想要的爱情,那她还坚持什么?
    她突然伸手用力将黎墨推开。
    黎墨也终于放开她,眸色沉冷地看着她。
    视线仿佛冰钉一般一寸一寸盯紧她的肌肤。
    “许清知,你利用孩子都想嫁给我,是因为你爱我。”
    闻言,许清知的眸子只是轻轻闪了闪,对于黎墨的话,她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
    这就是事实啊,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有多爱他。
    这是秘密吗?从来都不是,何须他现在强调一遍?
    “所以呢?”
    许清知的平静,让黎墨一时间无所适从。
    为什么他这么直白的拆穿,她会是这种冷漠淡然的态度?
    “所以你现在凭什么跟我闹离婚?!你爱我!却要跟我离婚,这跟欲擒故纵有什么差别?!”
    他充满愤怒的话,还是让许清知的神色vi恍惚了一下。
    “黎墨。”她沉默良久,“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爱你的?”
    我爱你从许清知的嘴里出来,黎墨漆黑的眸抑制不住地动了动,三个字落在心底,振聋发聩,颤动的厉害。
    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当然早就知道!”他怎么可能承认说是楚亦刚刚告诉他的?
    许清知却冷笑了一声,黎墨看她脸上的神情是止不住的悲凉。网首发
    心有些慌。
    “你早就知道我爱你,所以你当初让我打掉孩子,不要嫁给你,我们一辈子不会有交集……”
    黎墨脸色突然一变。
    “所以结婚当天晚上你可以做到把我自己一个人留在婚房,坐上飞机远赴他国去找莫晓娜……”
    “所以你可以结婚后两个多月对我不闻不问,用来惩罚我不择手段得到的婚姻……”
    “所以你可以为了莫晓娜而一次次对我冷眼相对,冰冷无情……”
    许清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明明知道我爱你,所以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伤害我是吗?”
    “你知不知道你哪怕是一个眼神,对我来说都是天堂与地狱,刀山和火海?你以为我的心到底有多冷硬多坚不可摧,可以让你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煎熬?”
    这么久的委屈,在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随着颤抖的声音,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然后渗进被褥里。
    黎墨抓着她的手微微耸了耸,盯着她还在不断顺着眼角滑落的泪,薄唇微启又轻抿,张张合合,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许清知深深闭上了眼睛,精致白皙的颈子上,一对漂亮的锁骨收拢又扩开,不断涌上来的酸楚被她一次又一次的吞下。
    “我不干了,黎墨……”
    她睁开眼睛,眼泪再次汹涌而下,声音,表情,都充满了浓稠的委屈和伤心。
    “我不想爱你了,我不要继续在爱你了,我就算再坚强,这颗心也经不起你这样肆无忌惮地折腾!我嫁给你是想要好好跟你生活,不管付出多少我都没有怨言,我在努力,我在等着你爱我……不是让你这么糟践的……”
    她撑起身子,缓缓从床上坐起来,伸手胡乱擦了擦脸上控制不住的泪水。
    “我错了,我放弃,我再也不奢求什么了……我们离婚,我们现在就去离婚……”
    她就像是个无措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脑子里只记着找糖吃。
    只不过她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婚。
    她又不是受虐狂。
    她真的不是……
    她的样子,让黎墨心中的恐慌和无力更浓。
    他重新拉住她,“许清知!”
    “你放开我!!”
    许清知突然用力甩开了她,又猛然推开他,从床上站起身,一双眸子冰冷又愤怒地望着他。
    “是不是觉得我们突然离婚会给黎家带来什么影响和损失?可是黎墨,你想清楚,这不是我的错,是你欺人太甚!
    我什么都不要,黎家的影响和损失跟我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想让黎家太难堪,就尽快跟我办离婚手续!
    你愿意爱谁就爱谁,愿意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从今以后我不想管也管不着,我不奉陪了!黎墨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
    她一通撕心裂肺的吼完,看着黎墨震惊的脸,沉默了几秒,她突然转身,快步走出了门外。
    黎墨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身体便已经冲了出去。
    许清知一手托着肚子,走的极快,黎墨在楼梯口才追上她。
    伸手便将她拉住,“许清知你给我冷静一点!”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激动的样子。
    “别碰我!你放开我!!”
    她愤怒地尖叫,一手紧紧抓着栏杆扶手,却是要用力甩开黎墨的禁锢。
    乔芷兰和老太太闻声走了过来,当看到两个人居然在楼梯口起争执的时候,脸都吓白了!
    “黎墨,你干什么?!”乔芷兰惊恐道。
    黎墨紧皱起眉,朝着楼下看了一眼,之后又放到了许清知身上。
    “你铁了心要跟我离婚?”
    许清知丝毫不犹豫,“是!”
    “我不同意!”黎墨劈声道。
    许清知愣了一下,趁着他不稍微松懈,猛然抽回了自己的手。
    黎墨不察,发觉时,却是看到许清知苍白着脸,身子朝后斜了过去。
    “清知!”
    “丫头!!”
    他神色一冷,第一时间伸手揽住了许清知的腰,用力往回带了带,身子跟许清知转换了一下方向,这个姿势,就算真的发生意外,也是他来做那个人肉垫。
    情况太惊险,许清知在过程中,更是下意识地保护自己,双手紧紧抓住了扶手。
    黎墨的身体也堪堪稳住,垂眸看向怀里的女人,见她脸色苍白,惊魂未定。
    “你没事吧?”
    许清知恍恍惚惚掀起眸子看了他一眼,神色倏然一冷,空出一只手就推了他一下。
    明明以前用尽全身力气都纹丝不动的男人,这会儿却因为她随手一推,整个高大挺拔的身形便直直朝后倒去!
    紧接着就是一阵磕磕碰碰发出地“咚咚”声。
    “黎墨!”
    乔芷兰尖叫一声,许清知发愣的眸子突然动了动。
    刚刚还抱着她的男人,此刻已经滚到了一楼,他还是摸索着坐了起来,但是头上却缓缓渗出一片鲜红的血,没多久便几乎把整张脸都模糊了。
    身形狠狠晃了晃,她连忙直起身,朝着下面跑去,一双腿软的发颤。
    最后跪在黎墨面前,捧着他的头,抬手用力擦拭着他额头上的血。
    “黎墨,黎墨……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黎墨双眼被红色的血液糊住,经过许清知的擦拭,隐隐可以看到她的脸。
    一脸泪水,自责和恐慌,还有掩饰不住的心疼。
    黎墨执拗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许清知……我虽然没事,但是……都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你得……负全责……”
    许清知咬着唇没说话,站起身来到座机面前,拨通了急救电话。
    挂断电话,她转身,乔芷兰正在扶黎墨,结果却被黎墨挥开,此刻正转头看着她,视线好像一直都放在她的身上,从未移开过一般。
    她顿了一下,黎墨却朝她伸手,“我现在浑身都很疼,你过来扶我。”
    乔芷兰“……”
    老太太“……”
    许清知“……”
    他当她们都是瞎的吗?
    刚刚妈明明是要扶他起来,结果他却把人推开了吧?
    “快点,许清知!我头好晕!”
    许清知抿了抿唇,却还是走了过去。
    “刚刚妈明明要扶你。”
    看黎墨还能耍赖皮,许清知也冷静了下来,一边扶他,一边淡声拆穿他。
    “妈毕竟上了年纪,哪儿有那么多的力气扶我起来?”
    乔芷兰脸色本就难看,在看听到黎墨的话后,更是难看了几分。
    上了年纪……
    呵。
    许清知没说话,但是一直把黎墨从地上扶到沙发上坐下,她也没觉得用多大的力气。
    她甚至觉得,其实不用别人扶,他似乎也可以自己走。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毕竟他一脸的血可不是假的。
    当医生再次看到黎墨的样子时,竟是愣了一下,才开口说了一句“又见面了。”
    明明早上刚刚从医院离开,这连半天不到的时间,又是头破血流地见面了。
    他的话让许清知脸色有些尴尬。
    黎墨扫了他一眼,冷冰冰地问道“你不是肠胃科的吗?”
    医生笑了笑,道“外科医生今天有事请假,我帮他盯着。”
    黎墨“……”
    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黎墨被安排到了高级病房。
    “身上淤伤不少,轻……中度脑震荡,再加上急性胃炎,好好养着吧。”
    在黎墨的眼神瞪视下,医生识相地稍微渲染了一下,然后走出了病房。
    乔芷兰确认黎墨没事,但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心疼。
    老太太沈着脸哼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乔芷兰脸上的心疼渐渐隐了下来,抿紧了唇,对黎墨今天的行为也是极度不满。
    “没事你们就回去。”黎墨沉声道。
    乔芷兰抬眼看了一眼许清知,有些为难,“清知,你看……”
    许清知淡淡笑了笑,“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乔芷兰心头微微松了松,看了一眼老太太,两个人默契地离开了病房。
    许清知送走两个人,再次回到病房,轻淡地看了一眼点滴,然后走到沙发上,弯身坐下。
    一室沉默。
    黎墨蹙眉,侧头看了一眼许清知,却见她靠在沙发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似乎察觉到他在看她,许清知突然抬头。
    黎墨连忙将头转正,假装并没有看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