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薄先生!》正文 第2024章 不正常

    “这证明我对你是有威胁的不是吗?不过你的确该忌惮我,因为你们一旦离婚,我是一定会不择手段得到许清知的。”
    他便说,便移动着方向来到了许清知的身边,“回去,挺着肚子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许清知眨了眨眼睛,他刚刚的话,让她实在有些纳闷。
    因为私底下,她可从来没听他提及过对她有意思的事。
    而楚亦的话,却让个身后的黎墨更是忍无可忍,伸手扯住他的衣袍,挥手便砸了下来。
    许清知就在旁边,楚亦没抬手,只是轻轻将她往屋里推了推。
    那一拳他只能结结实实地承受了下来。
    肚子上重重地一拳,终究让楚亦弯下了身子,又吐出一口血来。
    “楚亦!”
    许清知大吃一惊,连忙上去查看楚亦的情况。
    连看都没有看黎墨一眼,伸手便推了他一把。
    黎墨猝不及防,早就伤痕累累的身体被她这一推,直接撞到了对面的走廊墙上。
    脚下早就没有了力气,后背撞在墙上,五脏六腑都跟着重重颤了颤。
    他皱紧了眉,手下意识地抚在心口,掀眸看着对面那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双腿跪在地上,紧张地捧着楚亦的脸。
    声音焦急,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楚亦,你没事吧?”
    看到楚亦嘴角的血丝,她更是抬手不顾血腥给他徒手抹掉,一双眸子里带着歉疚焦急还有心疼,还有……隐隐打转的泪水。
    刚刚缓解些许痛楚的心脏看到这一幕,蓦地紧缩,一种几近窒息的感觉席卷而来。
    所以她这是在意楚亦,楚亦受伤她会心疼会难过,甚至是流泪?
    她居然可以为别的男人流泪?
    黎墨盯着她冷笑一声。
    许清知,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变得如此的快!
    她可以爱他,也可以随时抽身去爱别人吗?
    助理将查地址告诉楚亦之后,他也紧跟着赶了过来,刚下电梯就看到两个男人在走廊里打的不可开交,拳风强劲,招招狠厉。
    当看到太太出门突然将先生推开而奔向另外一个男人,一副焦急担心的样子,他瞬间后悔决定跟了过来。
    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太从婚房里搬出来,跟那个影帝住到了一起?
    那先生这是不是……被戴了绿帽子?
    他刚来不了解情况,只知道眼前那个男人穿着浴袍,太太穿着睡衣。
    “冯耿,你去把他送到医院。”
    被点名的助理愣了一下,看向自家太太面前的男人。
    这里总共两个人受伤,一个他,自然就是那位楚影帝了。
    可是……他要送不该送先生他吗?
    “不用!”
    许清知劈声下来,声音冰冷强硬。
    黎墨冷冷地看着她。
    她却站起身走到门口,从玄幻拿出羽绒服,“不用麻烦,我自己送他去医院!”
    她穿好衣服,连鞋都没有换,便吃力的将楚亦拉了起来。
    “许清知,”黎墨沉声喊她的名字,口腔内壁有着撕扯般的疼,喉间涌出一阵腥甜,被他强行吞咽了下去。
    “别忘了我才是你丈夫,你跟他还没到用‘自己’这种话的地步。”
    许清知掀眸,眼眶还有些红,但是眸子却是一片冰冷。
    黎墨被她的眼神刺到,捏紧了胸口的衣服,再开口,“让冯耿送他去……”
    “你以为我会信你?”
    黎墨眸色一怔,“你说什么?”
    “你刚刚差点把他打死,我不信你会这么好心,让你的手下把他平安送到医院!”
    黎墨盯着她,喉结滚动又滚动。
    “你以为如果我真想弄死他,就算你把他送到医院又怎能怎么样?”
    许清知眸光一颤,“你凭什么?”
    她脸上满是冰冷和愤怒,对他,这种脸色,太少见。
    他缓缓站直身子,将手从胸前放了下来,缓缓走到她身边。
    楚亦的手被许清知绕在肩膀上,她捉着他的手腕,一手搂着他的腰,用力支撑着他有些沉重地身体。
    黎墨的靠近,让她下意识地带着楚亦后退了一步。
    因为紧张,她搂着楚亦腰的胳膊越发的收紧,五指紧紧攥着他腰间的衣袍。
    这完全属于正常又下意识的姿势和反应,而如今看在黎墨的眼里,却更像是亲昵和依赖。
    她当着他这个丈夫的面跟另外一个男人堂而皇之的搂搂抱抱。
    她在害怕他,却更依赖楚亦。
    这个认知和面前的一幕,瞬间刺激着黎墨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他捏紧了拳,身上的疼已经麻木。
    他伸手推开楚亦,许清知蹙眉冷声,“你干什么?!”
    他顿了顿,却还是用力将楚亦扯开,扔到了冯耿身上。
    许清知见状就要走过去,却被黎墨一把扣住了手腕。
    “跟我回家。
    许清知气的浑身直颤,她瞪着他,神情中除了冰冷,就是愤怒。
    “家?哪个家?只有这里这才是我的家!”
    黎墨握紧了她,“许清知,你不要再惹我。”
    许清知用力扭动着自己的手腕,“那你就离的我远远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再惹到你!”
    她伸出另一只手用力推了一下黎墨的身体,又猛然扯回自己的手,走到冯耿面前,伸手拉住楚亦的胳膊。
    “把人给我!”
    冯耿为难,“太太……”
    “再不给我,小心我报警告你们骚扰!”
    “带他走。”
    黎墨的声音突然淡淡想起,只言片语,冷漠沉静,冯耿能听得出这其中到底有多少隐忍。
    他抿了抿唇,有些强硬地将楚亦带离许清知身旁。
    “放心吧太太,我一定会把楚先生安全送到医院的,这毕竟是先生的吩咐……”
    许清知扯出一个冷笑,“就是因为他,我才不信你!”
    冯耿噎了噎,看了一眼旁边的黎墨,连忙带着楚亦离开。
    这个地方,实在容不得他继续留下去。
    许清知跟了上去,黎墨这次没有拦她。
    一直到楼下,许清知突然被黎墨强行扣住身体,塞进了车子里。
    冯耿带着楚亦的车子几乎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黎墨!”
    黎墨不顾许清知的反抗,之后上车,阴沉着一张脸,启动了车子。
    许清知自己解开了安全带,“停车,我要下车!”
    黎墨不理会她。
    “我说过,不要再惹我,许清知,你现在最好给我安静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