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第八卷第八卷十月水VIP卷 第二十九章在星海间飞舞的蝴蝶

    雪花依然看似无规律、实则不然的飘着。
    房间还是那样的安静。
    井九退出房间,没有远离,平静地等着。
    片刻后,那个蒙在雾里的人也离开了房间,跟在他身后向远处走去。
    拟画面里的隐网像是一片虚空的宇宙,可以随着使用者的心意构造起屏障,瞬间便能搭成一座房子。
    你如果喜欢甚至可以在这里搭一座宫殿,只不过这座宫殿建立在数据的沙砾之上,只需要一阵风便会垮塌。
    井九推开虚空里的一扇门,示意对方跟着自己进去。
    那个蒙在雾里的人明显有些不满意他建造的这座方方正正的屋子,摇了摇头,在不远处修了一座摩天轮。
    ——这是一个女人。
    井九得出这个结论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喜欢摩天轮,要知道在他草草浏览过的那些小说与电影里,喜欢摩天轮的男人也不少。问题在于,那个人同时还像白真人一样喜欢把自己的脸蒙在一团雾里。
    除了他自己便只有女人会这样做。
    他与那人刚走进去,摩天轮便开始转动起来,速度时快时慢,代表着算法的自动更新,这时候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偷听到他们的对话。那人明显是想向井九炫耀自己的技术能力,可惜的是井九明显不在意。
    “你要查的那个人叫陈信,曾经是联盟四军区的星际战士,十一年前死在了与暗物之海的战斗里。”
    雾里人说道“既然你要查他,说明他现在还活着,对吧?”
    井九说道“现在死了。”
    雾里人猜到了他这句话的意思,沉默了会儿后继续问道“那你到底要查什么?”
    井九说道“他是一名刺客,我想知道是谁收买的他,或者他属于哪个组织。”
    现代人一般都会说杀手,那人有些不习惯刺客这种称呼,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蝴蝶?”
    井九当然知道她问的不是那种鳞翅目的昆虫。
    雾里人说道“大概两百多年前,联盟军方曾经出现过一个特殊部门,没有番号也没有机构编码,在档案里也没有存在。你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个部门的,我只需要告诉你确实存在过,只是很快便被军方解散了。”
    井九说道“继续。”
    雾里人说道“那个特殊部门虽然没有任何代号,但在最开始的三次行动里,现场都发现了蝴蝶相关的痕迹。”
    井九不习惯这种说话说一半等着对方接话的风格,但没有办法,只能问道“嗯?”
    “第一个现场里出现的是两道弧线,可以看成蝴蝶翅膀的简笔画。第二个现场里三只死去的黄蝴蝶,第三个现场则是两只眼睛。”雾里人发现井九没有搭话的意思,有些无趣地继续说道“你知道的,眼睛是蝴蝶翅膀上经常出现的画面。”
    井九问道“三次行动的内容?”
    雾里人直接说道“军方绝密档案里只有事后勘查,没有内容记载,但根据我的检索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第二次行动甚至直接导致了一颗行星的毁灭。”
    井九问道“这与我要找的那个人有什么关系?”
    “有资格知道这个特殊部门的人很少,我也是小时候……机缘巧合看到了一些记载,在记载里这个部门已经被解散了,但我不这样认为。”
    雾里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声音微低说道“我觉得那只蝴蝶一直在星海之间飞舞。”
    井九说道“证据?”
    “我研究过两百年来星河联盟所有突发大事件,其中大概有百分之十一的事件都有难以解释的地方,在那些事件里我都看到了蝴蝶的痕迹。我相信那个组织一直存在,但不知道是好的还是坏的……”
    雾里人说道“比如三十年前联盟选举的时候,呼声最高的一位委员在戒备森严的主星被人悄无声息地暗杀,再比如七十年前与暗物之海的那次战争,星门基地陷落,眼看着亿万民众就要死去,忽然该星系的恒星爆发了一次超大型电子风暴,直接摧毁了那些暗物之海怪物的联系,才让星门基地地底的人们活了下来,那只蝴蝶到底想做什么?”
    井九说道“嗯?”
    雾里人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那场电子风暴的成像就是蝴蝶的一双翅膀。”
    井九说道“你想多了。”
    这是一个天文物理学家给出的准确判断。
    雾里人说道“如果陈信是个刺客,他只可能在为那只蝴蝶在卖命。”
    井九说道“一个死人活下来变成刺客,按照电影与小说里的说法更可能是联盟的意志。”
    雾里人说道“相信我,不是联盟。”
    井九说道“所以你怀疑他与那只蝴蝶有关?”
    雾里人说道“不然还有谁能够瞒过联盟让一名军方的星空战士假死逃走?”
    不管是在地下街区还是新世学院又或者守二都市,井九都能感受到星河联盟看似松散,实则对社会各阶层的控制力度极强。那些无所不在的扫描,几乎完全堵死了所有跨星系的犯罪组织,电影小说里的那些画面只存在于想象当中。
    那么这个推论看起来有些道理。
    只是那名工装布刺客的身上没有任何蝴蝶的痕迹,井九想到对方低弱的修为,心想难道是这个组织的下级成员。
    不管雾里人的猜测是否正确,总之他了工装布男子的准确信息,还提出了一种可能参考。
    他说道“交易完成,你想要什么?”
    雾里人盯着他的脸,说道“我要知道你是谁。”
    前些天在那个房间里他向那些星河联盟最厉害的云鬼发出帮助请求的时候,承诺过办一件事,虽然究竟能不能办,最终要由他自己判断。谁能想到,那个雾里人竟是把这个条件用在了他的身上。
    摩天轮这时候已经忽快忽慢地转了十几圈,两个人面对面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但他们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模样,声音当然也是假的。
    那人的技术手段确实很高明,甚至过于炫技,摩天轮转动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显得室内更加安静。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那人以为井九肯定会拒绝自己的要求,正准备出声嘲讽他几句,却不料听到了意想之外的答案。
    “我是井九。井九不犯河水的井,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九。”
    某人的售后服务做的非常到位,手指在虚空里画出一幅图像,说道“我长这样。”
    摩天轮里的气氛突然变冷。
    如果这个由数据模拟成的世界里也有所谓气氛的话。
    雾里人看着那张画像,沉默了会后问道“你为什么叫井九这么怪个名字?”
    井九说道“野兔这个名字也很怪。”
    气氛变得更冷。
    是的,他早就已经看出来,雾里人就是被他追到战舰上的那个“野兔”。
    真的有些出人意料,居然是这个与他有仇的家伙在用心地帮他查。
    野兔冷笑一声说道“我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就算兔子急了也要咬人。”
    ……
    ……
    宇宙在星系之外更加黑暗,远处的无数万颗恒星仿佛永远无法靠近。
    从战舰往回望去,可以看到整个星系的形状,就像孩子手里的玩具。
    舰长站在被反锁的舰长室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头发凌乱至极,挥手赶走那些部属,无可奈何地在通话器里喊道“战舰已经离网十几分钟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只能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喊什么骗子之类的话。
    舰长室的门滑开,那个声音变得更加清楚“骗子!男人都是骗子!”
    舰长脸色骤变,用最快的速度掠进舰长室里,把房门反锁,来到角落里问道“寒冬!出什么事了?”
    一个穿着军装的少女抱着电脑,坐在红色金属盒前,小脸通红,正在生气。
    她叫冉寒冬,是这艘前线战舰里的电脑维修官。
    当然,她有着远超普通电脑维修官的技术能力以及家庭背景。
    至于她的家庭背景到底是什么,整个舰队只有三个人知道。
    “可恶!”冉寒冬没有理会舰长,看着电脑上那张完美至极的脸,冷笑说道“我好心好意帮你的忙,结果你居然用一张游戏图来骗我!”
    舰长凑过去,看着那张脸,微惊说道“这是哪家公司做的游戏?雷霆?原画师是谁?真是艺术啊!”
    冉寒冬听着这话微微一怔,手指在电脑上快速操作,开始搜索那个叫井九的名字。
    “果然是个骗子!脸是假的,居然连名字也是个假的,要脸吗!”
    她看着光幕上的搜索结果,险些骂出脏话。
    那些搜索结果都是一本叫做《大道朝天》的小说。
    舰长越听越是糊涂,又有些不安,心想难道大小姐在与人网恋?而且还被人骗了?
    “我要申请休假!”
    冉寒冬站起身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舰长心想你要休假,难道我还敢不批,但总要有个理由吧,难道用治疗情伤的说法,这要传回主星,自己还要不要活?
    “我要回星门基地。”。
    冉寒冬转过身去望向黑暗宇宙的群星,“我有个远房表姨身体不好,我要代表母亲去看看她。”
    舰长知道她的家世背景,自然想到了那位远房表姨是谁,神情微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