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2 第1509章 有朋自远方来

    太玄域震动,他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当他们抬眼之时,便能够看到有一道字映入眼帘。
    太玄山上,必然发生了非常重大之事,无数强者启程出发。
    太玄城内,各方强者急速朝着太玄山脚下而行,他们乘风御剑,内心生出剧烈波澜,有少数人皇人物更是心头大骇,他们隐隐感觉,道尊可能又要进入新的境界了。
    一旦跨越,将让整个上霄界为之震动。
    当然,最为震撼的依旧是太玄山上的修行之人,道尊称要闭关悟道,太玄教主为首的四大弟子皆称将为道尊守关,这意味着什么?
    诸弟子心头怦然跳动着,叶伏天心中也生出波澜,太玄道尊已是人皇顶尖存在,又有所悟,如若他再破境的话,是否就是顾天行当年所踏足的层次?
    上霄界他不清楚,但在天谕神朝,顾天行之后,便没有人达到那一层次,听说当年在顾天行手下陨落的天谕神朝老皇主,有可能接近或者已经迈入了那一层次,但死于和顾天行一战,同时也让顾天行遭到了重创。
    自那两个巅峰人物陨落之后,天谕神朝就没有了那一级别的人物了,如今的天谕神朝皇主以及梵净天天主都未达到那一境。
    可以想象,道尊若是踏过,会是何等风景。
    他的目光望向那悬浮于道字,眼眸似要沦陷其中,这一字,便足够他们参悟了,这是真正的传道。
    “你们自己参悟修行。”太玄城主回过头望向诸人开口说道,随后道尊四大弟子迈步而行,前往为道尊守关。
    诸人留在那,目光望向古字,内心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道尊是要破境了吗?”有人低声问道。
    “很可能,道尊将会跨入另一层次。”有人回应道“道尊之境,已是登峰造极。”
    诸人点头,道尊之境,唯有仰望。
    “什井,你之前真的看到了剑道?”有人对着叶伏天问道,是剑渊弟子万守一,他之前什么也没有看出,此道字包容万物万法,世间运转之法则,因此无论回答什么都行。
    如今看来,叶伏天说他看到了剑道也是对的,只要他自己心中有剑,便能从中看到剑道,之前不少人对叶伏天的回答嗤之以鼻,如今看来,却让他们生出别样的感觉。
    莫非,这位被四小姐送上太玄山的琴师,拥有超凡剑道天赋,从道字中,窥探到了一缕剑道真意?
    “这些日来在剑渊观剑,见剑渊诸道兄练剑多了,也许在脑海中烙下了印记,因而在看那道字之时,也像是看到了剑道之意。”叶伏天回应说道,万守一微微点头,叶伏天这样回答便也正常。
    他是知道的,这些天叶伏天的确一直都在剑渊,每日都前往观剑,也许是看多了,脑海中有了剑。
    其他人也都释然,这样的话,便能理解了。
    “即便如此,剑渊修行之人为何没有看到剑?”这时有声音传出,使得许多人神色一滞,目光转而又望向另一处方向。
    “君牧。”
    看到此人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太玄教主弟子君牧。
    叶伏天当初上太玄山之时,见过此人一面,这君牧给他留下了一点印象。
    “在下君牧,什兄可还记得?”君牧起身,对着叶伏天微笑着开口道。
    “君牧道兄风采不凡,自然记得。”叶伏天点头。
    “说起来,昔日什兄入太玄山,我便见过,也算是缘分。”君牧笑着道“四师叔将什兄送上太玄山,蓝前辈又让什兄前往琴阁,如今,三师兄回来,什兄依旧还留在琴阁修行,想必也得三师兄之青睐,如今,什兄能够看到剑道,又何必过谦,我倒是认为,什兄必有超凡之处,只是一直谦逊内敛而已。”
    君牧的话让许多人又将目光投向叶伏天,莫非,他真的是低调谦逊?
    若是如此,此人倒是心机很深。
    “君牧道兄言重了,太玄山弟子皆为人杰,我在太玄山上修行,本应谦逊内敛,而且,也并无自傲的资格,四小姐送我上山,于我有恩,我自当潜心修行。”叶伏天不卑不亢,依旧平静回应。
    “什兄如今在太玄山上也修行了一段时日,可有所成?”君牧问道。
    “受益匪浅。”叶伏天点头。
    “那日我便称有机会想要欣赏下什兄琴音,今日,不知能否由此机会,聆听师兄弹奏。”君牧始终含笑,但诸人却都感觉到了一丝别样的氛围,一些老一辈的人明白为何,但年轻一辈的人不是很清楚为何君牧会这般做。
    似乎,想要让这什井出手。
    然而,他究竟想要看到什么?
    看到什井的强,还是弱?
    “今日太玄山诸弟子于此聆听道尊讲道,我有幸能够在此地听道,已是心满意足,如何又敢在太玄山诸修行之人面前卖弄琴曲,岂不是贻笑大方。”叶伏天微微拱手道“告辞。”
    “什兄如此不给面子吗?”君牧淡淡开口说道,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威压,落在叶伏天身上“还请什兄满足下君某好奇。”
    叶伏天感受到落在身上的威压,道“道尊闭关,四位前辈前往护法,我受四小姐恩惠来太玄山上修行,但也不过琴阁守阁琴师,不敢和太玄教主前辈弟子交手,若是君兄执意出手,我自愧不如,自当领受。”
    诸人露出一抹异色,这什井倒是干脆,不会还手,不过君牧的身份,纵然什井还手也无意义。
    “君牧,你又何必为难什井。”万守一这时开口说了声。
    “你要切磋的话,太玄山上弟子不少,找什井是何意?”落月公主也开口说道,隐有些不悦,对于君牧压迫叶伏天,她隐隐知道原因,但长辈们都已经不去计较的事情,弟子做这些算什么?
    君牧听到诸人之言微微一笑,对着叶伏天行礼道“是我失礼了。”
    说罢他身上的气息消散,转身坐下,目光朝着那道字望去。
    “什井,你去吧。”万守一对着叶伏天说了声,落月公主也看向他。
    “告辞。”叶伏天点头,随后拱手告辞离开了这边。
    虽这君牧威逼他出手,但他此刻却心如止水,并无太大的波澜。
    他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在太玄山上,他便是一介琴师,和太玄教主弟子争锋做什么。
    若是赢了,当如何?
    回到琴阁,叶伏天目光眺望着悬挂于太玄山之巅的道字,然而就在这时,他身边出现一道身影,是小凤凰,她看着叶伏天道“为什么要退让?”
    虽然时常和叶伏天斗气,但这么多天的时间,小凤凰和叶伏天已经是非常熟悉了,她也知道叶伏天的天赋极为不凡,六大名曲,神剑流年,都修行有成,太玄山上能有几人做到?
    叶伏天笑了笑,道“你这是为我着急吗?”
    小凤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没见过你这么怂的。”
    叶伏天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小凤凰,虽说你性格不好,但心地也算不错,你父母虽凶了点,但也从未对我如何,还有琴皇前辈、四小姐、都待我不薄,这些许小事,有何可争的,意气用事而已。”
    今日他第一次见道尊、和琴皇接触也不多,没说过几句话,还有四小姐也一样,但他们的气度,都让叶伏天为之折服。
    与之相比,这点事,真的不值一提。
    “好了,我要修行了。”叶伏天盘膝而坐,目光朝着道字望去,大自在观想之法运转,他眼眸变得无比深邃,穿透虚空,望向那道字。
    这一瞬间,叶伏天隐隐感觉灵魂要离体而出,进入到了虚无缥缈的道之境界中。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叶伏天脑海中出现一道声音,无论你能否感知到,道就在那里,无处不在。
    顺着这道字,叶伏天似感知到世间万物之秩序,他的意念不断朝着远处延伸而去,看到了整座太玄山,甚至,朝着太玄山下而去,见到了无数朝着太玄山而来的身影,还有太玄山中的震动。
    ………
    神州历一万零三十一年开年之日,太玄山脚下人影无数,不知多少强者汇聚而来,而太玄城中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在太玄城,多了许多大人物,甚至是上霄界顶尖的大人物。
    开年第一天,一封封拜帖送上了太玄山,各方势力之人,欲上太玄山拜访太玄道尊。
    太玄道宫外,道尊四大弟子在此,他们手中有着一封封拜帖,陆续翻看了下。
    每一封拜帖的落款,都是足以引起上霄界轰动的人物。
    “大师兄以为如何?”太玄城主看向太玄教主问道,如今,各大顶尖人物投上拜帖,不理会的话,于礼不合。
    “有朋自远方来,岂能失礼。”太玄教主开口道“自然是请其上山,设宴款待。”
    “这样岂不是打搅师尊修行?”太玄楼主道。
    “我认同大师兄的话,这些人既然到了,不如干脆请上山。”琴皇开口说道,太玄楼主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既如此,我去安排。”太玄城主说道,随后迈步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