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2 第1499章 成人之美

    落月没有多想,又随意聊了些其它的事情。
    “我听闻天谕界发生了大变故,有顶尖势力开战,师叔可曾听说了?”落月忽又问道。
    “听闻过一些,怎么,你有兴趣,为何不问你父亲?”太玄酒楼楼主问道。
    “他近日一直在外修行。”落月回应一声。
    “原来如此,数月前天谕界的确爆发了一场大战,昊天仙门迁徙,天谕神朝以及紫霄天宫也遭到了不小的打击,而且,原来天谕神朝的太子伊天谕一直在上霄神宫中修行,据说天赋非常出众,你在墟境中所见到的剑修,怕是层次都不一定够。”楼主又道。
    落月点了点头,九界之地多少天骄,太玄山上也有极风流人物。
    墟境之地的剑修自然非常强,但是否能和顶尖人物相比还不好说。
    “或许吧。”落月低声道。
    “落月,这琴音你以为如何?”太玄酒楼楼主又问道。
    落月目光转过,望向安静弹奏的叶伏天,只见叶伏天依旧低头抚琴,似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般,他的琴音已经完全融入到了酒宴的意境之中,如若不是对方提及,落月几乎都已经忘记了,并非是说琴音造诣差,而是造诣极高,让人不知不觉中将之视为酒宴本来的一部分,就像是美酒佳肴一样。
    “很妙,却又说不出何处妙。”落月低声回应道,她看了一眼弹奏的琴师,气质温文尔雅,英俊非凡,看似不起眼,却又格外的显眼,人也如琴音。
    “什公子乃是酒楼琴师,酒楼中的客人无不夸赞其琴艺之精湛。”旁边女子微笑着开口说道。
    “大道至简。”太玄酒楼楼主笑了笑,她望向她的弟子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她没有直接问叶伏天,自然是不想打断叶伏天的修行,而且,也想看看叶伏天的定力如何。
    “回师尊,什井。”女子低声回应一声。
    “什井,简单而不张扬,其名也如人。”太玄楼主笑了笑,这时,只听叶伏天的琴音缓缓停下,他没有继续弹奏,而是停顿了下,对着太玄楼主微微颔首致意,道“前辈之赞誉,什井不敢当。”
    太玄楼主看着叶伏天,笑着道“于此弹奏琴音不乱分毫,其心境可知,谦卑儒雅,翩翩公子,然而谦逊之外,何尝不是一种骄傲,想必也是见过了高处风景之人。”
    她也是好琴之人,否则不会聘请琴师于酒楼之中,且以她如今的境界见识,观琴音便能得见其人,她虽没有展露出威严,但毕竟是太玄域中有数的人物,在整个上霄界,太玄道尊的弟子也是排的上号的,更何况是太玄域。
    寻常之人见到她,心中自会有一丝拘束,叶伏天的琴音却稳健无比,从琴音之中,听不出一丝的波澜,这琴师的身份,怕是并不简单。
    当然,对于此她倒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挖掘,无论是什么身份,是否是刻意接近她都无关紧要,在太玄域,也不至于有人敢算计她,这是一种自信。
    太玄道尊,在上霄界的地位谁人不知。
    叶伏天看向对方,倒也没有想到只是安静的弹奏一首简单的琴曲,对方却看出这么许多。
    “在我这里,于你而言是有些屈才了,等有机会,引荐你去太玄山试试。”楼主也没有打算听叶伏天回应她,而是继续含笑说道,这让酒宴上的其他人都露出一抹异色,落月也认真的看了叶伏天一眼,虽然感觉到这琴音非凡,然而,叶伏天的琴音真有如此出众?
    太玄山上,那可是上霄界的圣地,那里的每一人都不是简单人物,即便是能够在那里做一名琴师,也一样只有顶级琴师才有这资格。
    显然,她这师叔对叶伏天的琴音之道极为赞赏,才会说引荐他去太玄山上。
    马奕他们也诧异的看了叶伏天一眼,显然没有料到师尊会有这种想法。
    叶伏天自己都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看到他的眼神太玄楼主露出一抹笑容,看来,还是会有心境波动的。
    叶伏天察觉到对方的眼神立即将思绪收敛,道“谢前辈看重。”
    “我只是说帮你引荐,能不能上太玄山,依旧还要看你自己的水平。”太玄楼主笑着道,不过落月却是清楚,既然她师叔发话了,此事基本不会有什么悬念。
    师叔是师公最小的弟子,又是女子,因而师公太玄道尊格外的宠溺一些,她若是开口,这种小事根本没任何悬念。
    叶伏天微微点头,只听对方继续道“你擅音律,不知道可否听说,太玄山上,有闻名神州的十大神曲之一,若你入了太玄山,也许有机会能够见识到。”
    叶伏天看向对方,此事,他倒是真没有听闻过,毕竟他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不可能打听得那么清楚。
    漆黑的眼眸凝视太玄酒楼楼主,叶伏天起身微微行礼。
    “去吧。”太玄楼主不在意的笑了笑。
    “晚辈告辞。”叶伏天转身离开,心中微有波澜,他来太玄酒楼之后,极少与人交流,只是马奕师兄妹二人偶尔会和他聊几句,但事实上叶伏天明白,马奕二人乃是太玄酒楼楼主弟子,在太玄城的地位是非常高的,虽对他琴音略有欣赏,但终究也只是带着几分好奇的心态,不会太过在意他的存在。
    至于太玄酒楼的楼主,他之前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女子,只知道太玄楼主是太玄道尊弟子。
    他显然不会想到,太玄楼主却将他看得如此清楚。
    更令他惊讶的是,太玄楼主既知他的目的,却依旧没有介意,甚至主动想要帮他,让他心中微有些感慨。
    天下之人,奇人异士诸多,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事实上,比自己聪明的人很多。
    叶伏天他来太玄酒楼做一名琴师,他的确便是冲着太玄山去的。
    再最顶尖的地方,才能见到最出色的人,看到最好的风景,对于修行会更有帮助。
    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太玄酒楼楼主直言引荐。
    叶伏天离开之后,酒宴上的诸人都有些诧异的看向太玄楼主,马奕有些不解的问道“师尊真打算引荐什井入太玄山?”
    “嗯。”太玄楼主点头,以她的身份而言,自然不会欺骗一位后辈人物,叶伏天也明白,在一位强大的人皇面前,他没什么欺骗的价值。
    “师尊,这是为何?”马奕有些不太明白,正如叶伏天所想的那样,虽说马奕对他很好奇,但并没有真正将他视为同一个层级的人,要知道,马奕他们都没办法入太玄山修行。
    落月等人也不解,虽说那琴师琴音造诣不凡,但值得引荐入太玄山吗?
    “这座酒楼也开了许多年,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此人是我第一次见,但音律能够反映出许多眼睛看不到的东西,什井给我的感觉,不简单,正好看看,我是否会看走眼。”她笑了笑开口道。
    “师叔是看出来他想要入太玄山?”在落月身旁,林原开口问道,显然他更敏锐一些。
    “嗯。”太玄楼主点头。
    “既他有目的接近,为何师叔还要助他。”落月问道。
    “世间修行之人,谁没有目的呢,且说你们,有谁不想入太玄山修行的?”太玄楼主笑了笑道“不必在意计较太多,只要不影响到你就行,而且,只是以琴师的身份,并非是太玄山弟子,在太玄山能够有什么造化,便需要看他自己的努力和能力,也正好印证下我的眼光,举手之劳,成人之美,何乐不为,而且,还能收获一份感激。”
    “落月受教了。”落月听到对方的话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听父亲所说,师叔的修行天赋是极高的,今日从这小事便可见师叔的气度。
    “时间不早了,落月你是在酒楼住几日,还是回城主府?”太玄楼主问道。
    “落月便不打搅师叔清修了。”落月回应说道,随后他们起身行礼,告辞离开了这边。
    今日发生的事情,落月心中也微有些触动,一是那墟境剑修,一剑败诸圣境人物。
    还有便是刚才在酒楼所见了,虽然事情并不起眼,但还是能够学到一些。
    夜幕降临,夜色下的酒楼多了几分幽静之美,在酒楼的一处阁楼中,有缥缈琴音传出,似让太玄酒楼多了几分点缀之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