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2 第1498章 不简单

    墟境之门外,一道道身影出现在这片空间,从墟境之中被送了出去。
    一股股强烈的道意波动,许多人都还处于战斗状态之中。
    落月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一处地方,她目光扫过,望向周围之人,像是在寻找什么般。
    不仅仅是她,其他人的眼眸也在搜索,看向墟境之外的这片空间,想要找出那位神秘剑修。
    “那家伙真强啊。”
    一道粗犷的声音传出,是邓虎的身影,他气质霸道,身上依旧背着战斧,一双大眼睛扫向八方之地,在不少人的身上都停留了片刻。
    他可是太玄城城主亲传弟子,天赋算是非常出众了,竟然被人跨境界击败了,以无瑕圣境败他,这种战斗力太惊人了,尤其是那最后的断魂之剑,剑未至,便似隔空斩神魂。
    当剑意完全爆发之时,令人神魂震荡,似要被撕裂粉碎。
    最后,他一剑扫荡诸强者,狂言他有一剑足以。
    “太玄城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人物了?”他心中嘀咕一声,深邃的眼瞳扫向人群,却还是没有找到叶伏天的踪迹。
    之前,叶伏天是隐匿了面容的,但那股气质以及气息多少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此时出现在墟境外的人,似乎没有他。
    “阁下还在吗?”
    这时,一道声音传出,是落月的声音,墟境中参与了那一战以及围观的诸人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但墟境外的不少人则是有些不解,落月公主在找人?
    没有人回应,墟境之外格外的安静。
    “刚才有谁在墟境之门外看到有一位剑修出来?”落月身旁,林原目光望向周围的人开口问道,如若对方出来了,那么在墟境外的人定然看到了。
    不少人都摇头,他们只看了一行人陆续被送了出来,但却没有人表现像是剑修。
    “刚才我在墟境之门外,你们几乎是先后出来的,有不少人。”一人开口说道,之前很多观战的人也知道里面没什么热闹可看,都会到外面来,因此纷纷从墟境内走出。
    “这么说,还在了?”林原眼神锋利,扫向周围的人群,但却依旧找不出。
    “阁下剑道如此卓绝,何不现身一见?”落月继续开口说道。
    “我倒是见到之前出来的不少人中,有一人悄然离开了,似擅长空间之道。”一位年龄偏长的老者站在虚空中开口说道,使得落月神色一凝,道“走了一人?”
    “是。”老者点头“此人和诸人一道出来,直接跨越空间离去,掩盖了气息,甚至,就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多半是他了。”落月的脸色微变了变,这人为何要如此神秘,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此人剑道超凡,必然师出名门,落月公主能否猜测出他是哪位大人物的传人?”有人开口问道,也是之前被叶伏天一剑扫荡出来的修行之人。
    太玄城城主府的千金必然见多识广,知道一些剑道大能人物。
    “攻击神魂的剑术。”落月喃喃低语,道“太玄域最强的剑道修行之人,自然是在太玄山上,只是据我所知,太玄山上没有这一弟子才对。”
    太玄山乃是他父亲太玄城城主的老师修行之地,太玄域的圣地,那里自然有最强的剑法,但是,太玄山没有这样一位修行者,更何况,若对方是太玄山修行之人,也不需要掩饰了。
    “对方似乎将这墟境当做试炼之地,也许明天还会来此。”旁边落月的妹妹开口说道,落月点头。
    墟境中,又有人出来,赫然是太玄酒楼的两位弟子,两人朝着落月走去,道“师妹和那剑修交手了?”
    “嗯。”落月点头。
    “如何?”青年问道。
    “很强。”落月点头,使得青年露出一抹异色,道“可惜,错过了。”
    “没错过马师弟你也不是对手。”旁边的邓虎开口说道,青年看向邓虎,马师弟正是指他,他名为马奕,和邓虎他们都是太玄山门人,的确算是邓虎的师弟。
    “此人非常强。”落月看着马奕道“我们一行师兄弟乃是太玄山门人,都要努力修行才是。”
    马奕有些诧异的看向落月,他这师妹乃是城主府千金,心高气傲,天赋出众,听她的语气,似乎之前的战斗很受触动。
    “既然师妹这么说,想必是真的强,有机会定要会一会。”马奕道“如今,太玄酒楼也有一位有趣之人,极擅琴曲,音律意境超凡,纵然是我们,也会不知不觉中进入到琴音的意境里面,师妹可有兴趣听一听?”
    落月露出一抹异色,不过刚见到一位如此卓绝的剑修,她虽然也喜好音律,但此时却也没有太大的兴致。
    “师伯都许久没有到酒楼喝酒了,师伯事务繁多,今日只好请师妹和两位师兄去酒楼坐坐。”马奕继续说道,他身边的女子看了他一眼,马师兄对落月师妹可是煞费苦心。
    只不过,同为女人,她的感觉很多时候更敏锐些,而且旁观者清,落月根本没有这些念头。
    更何况,即便落月有这些念头,她所挑选的人,也必然是太玄山上随师公一起修行的弟子,又或者他们各脉中最优秀的人物,马奕师兄天赋纵然不错,但还是有些差距,怕是入不了落月的眼睛。
    “好,正好去看望下师叔。”落月轻轻点头,随后一行人便都纷纷离开,朝着太玄酒楼方向而去。
    …………
    太玄酒楼中,后院一座阁楼上,叶伏天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这些日的修行,剑道终于有所突破,能够斩出断魂之剑,接下来再巩固领悟一番,剑道不会比其它能力差多少,如此一来,以琴剑师的身份,便也足以在上宵界立稳脚跟。
    昊天仙门超级大阵将仙门迁徙,但所有强者都被送往了不同地方,他也不知道在这上宵界有多少人,即便有不少,上宵界何其之大?
    如今,他们只能各自自己努力修行,这种局面下,他不得不谨慎行事,否则,若是天谕神朝的人知道他在这里,必然会派遣人皇前来杀他。
    甚至,皇主都会亲自下达杀令。
    梵天城之后,天谕神朝对他的杀念便已经极为强烈了。
    如今,也不知道老师、大师兄、无尘、夏青鸢他们身在何处。
    余生在龙神族修行,可还好,若是余生修行出关知道他们的消息,怕是会愤怒吧,不过余生做事也有分寸,他倒也不担心。
    “什公子可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叶伏天起身,看向阁楼下面,一道倩影出现在那,正是之前师兄妹两人中的女子,零灵。
    “我在。”叶伏天开口道。
    “今日老师设宴招待一位贵客,什公子能否以琴音增添几分风雅之意?”女子微笑说道,倒不是她不尊重叶伏天,而是叶伏天来酒楼本身就是为酒楼琴师身份。
    如今,酒楼主人宴客,请他弹奏,自然也算是他分内之事。
    而且,在酒楼中虽然只是琴师,但诸人对他都是彬彬有礼,至少在表面上酒楼楼主的弟子,都没有盛气凌人过,这是境界和修养。
    “好。”叶伏天点头走下了阁楼,来到零灵的身边。
    “多谢什公子了。”零灵微笑着点头,随后在前带路,两人很快来到了宴席之地,叶伏天看到了招待的客人之后目光有一缕细微的波动,倒也没有人看得出来。
    这宴请的客人不久前才刚见过,竟是落月。
    在主位之上,自然是太玄酒楼的楼主,这还是叶伏天第一次见到他,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太玄酒楼楼主,是一位女皇,气度高雅,雍容华贵,让人不敢直视,但她的眼眸却又极为温和,看了叶伏天一眼。
    “晚辈见过楼主。”叶伏天低头欠身行礼,听闻太玄酒楼的楼主是太玄道尊的小师弟,但是之前没有听说她的性别。
    “坐。”楼主随意说道。
    “多谢楼主。”叶伏天点头,找到自己的位置,随后取出古琴,顷刻间,琴音响起,极为空灵,宁静而舒缓。
    “师叔可听闻过谁擅这种剑术?”这时,只听落月对着楼主问道,显然她之前在和楼主谈论墟境一事。
    “倒是有,但他传人不可能在太玄域,也不会故意隐匿身份。”楼主回应道。
    “这么说来,有可能是散修?”落月继续道。
    “不清楚。”楼主浅笑道“没想到还有剑修能够让落月你念念不忘。”
    “只是觉得如此剑修不入太玄山修行的话,便太过可惜了。”落月低声说道。
    “的确,师尊那里,可是有着诸多顶尖传承之法。”楼主微笑着道,她师尊太玄道尊,是上霄界的一位奇人,收藏天下之宝,有人说,太玄道尊是上霄界收藏最丰富的修行之人……
    “不过落月也别太在意,真正优秀的人,迟早会崭露锋芒,藏不住的。”楼主继续笑着说道,她目光不经意间看了叶伏天一眼。
    她酒楼中的这位琴师,也不简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